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355章 終于還是開了
    整個山體的雪都已經開化了,越來越薄。

    在山腳還殘留著最后一點薄薄的雪跡,即將完全化為虛無的時候,幾乎是一夜之間,許廣陵發現山林中有很多草木,已經開始吐芽了。

    這像是一個信號。

    春的腳步,就從這個時候開始,陡然地加快起來。

    許廣陵幾乎是瞠目結舌地看著,春天是怎么樣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開始極速地占領這座山脈的。

    它很早就已經登陸了。

    但只是在暗地里默默地積蓄著力量,絲毫也不動聲色。

    而當這力量積蓄得足夠的時候,它一下子,就將這力量完全地拋灑了出來。

    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開。

    第一天,一枝花綻。

    無名小花。

    嗯,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許廣陵不認識。

    近來長期和大地山川之氣及草木之氣打交道,許廣陵對草木也莫名地生出一些親近之情,是以他也不忍心把這朵小花給摘了,然后拿回研究所問問老站長又或其他人,這是什么花。

    他們肯定是知道的。

    第二天,許廣陵發現了十朵花也不止。

    第三天,天眼的視野里,已經遍是各種雜色小花開放著了。

    這個時候,雖然還非常地春寒料峭,嗯,雪還在呢,一陣風過,對一般人來說絕對是凍得直打哆嗦,但這些草木,已然無畏地開始擁抱春天。

    也宣示春天。

    它們集結成大軍,以彼此呼應的態勢,由山腳一路向上進發。

    由山腳向上。

    一百米的高度被攻占。

    兩百米的高度被攻占。

    五百米的高度被攻占。

    一千米的高度被攻占……

    快,真的很快。

    快到讓許廣陵登同一座山,卻每天都發現這山在改變著形象。

    也讓他第一次發現,原來,春天并不是溫和的,相反,它非常非常地霸道。它以一種不容任何拒絕的態勢,在宣告著——我來了!

    我來之日,木當榮,草當秀,花當吐芳。

    而冰凍和霜雪,都將退散。

    許廣陵目瞪口呆。

    許廣陵目不暇接。

    他以前真的以為,這春天會一點一點地到來,而且應該到來得非常艱難。但哪里又能想到,當它的力量積蓄滿之后,完全是以排山倒海般的姿態,勢如破竹!

    根本就不玩慢吞吞也軟綿綿的那一套。

    春風過,萬木華。

    大地山川之氣被急速地消耗著,變得越來越稀薄。雖然有著別處的流動和補充,但根本補充不過來。

    與此同時,草木之氣,卻開始一點點地增多,然后彌散在漫山遍野間。

    這對許廣陵來說,同樣是“春天”。

    他所需要的兩種霧氣,一種日漸增多,而另一種,由于身在天池底的關系,絲毫也不受這外間的影響。所以,那種耗子掉進米缸里的感覺,又來了!

    山中,幾乎所有的藥用植物都在許廣陵的觀察之中。

    從山腳到山頂,許廣陵把自己每日的行進路線變成了非常不規則的s形。

    蒲公英……刺五加……天麻……黨參……草蓯蓉……

    不是幾種,也不是幾十種,而是幾百種。好幾百種藥草的生長點串聯起來,這就是許廣陵每天的行走路線。本來幾千米就到山頂的,而現在行走的路線被拉長了十倍也不止。

    就算這樣,許廣陵還仍然通過天眼不斷地探查周邊,以期發現新的更多的藥草。

    然后,關于這些藥草的生長情況,許廣陵每一天,都做著一遍記錄。

    超凡到近乎于神通的記憶,以及根本就是神通的天眼,還有看似最普通其實卻同樣發揮著重要作用的身手和腳力,這就是一個準大宗師的優勢。

    為什么章老先生和陳老先生,兩位都是一代大宗的老人,三番兩次兩次三番地給許廣陵強調,大宗師才是根本,大宗師凌駕于一切大宗之上?

    原因有很大一部分就在這里。

    相比于普通人,一個大宗師的優勢,實在是太大太大了,大到兩者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可比性。

    而許廣陵這位才剛剛出師的“藥師”,現在,就利用自己這樣的優勢,開始著自己真正的藥師之路。

    觀察,記錄。

    這是第一步,也是春天階段的主要任務。

    待草木從萌長狀態進入到繁盛狀態的時候,很多草本類的植物,如蒲公英車前子等,就可以通過神農訣來辨析其藥性了。

    春取葉花夏取莖,待到秋來采果根。

    把這一整座山脈幾乎所有藥草的藥性,通通了解,然后歸納,分析,綜合其異同,尋找出其中的某些規律,這就是許廣陵為自己定下的這一次長白山藥草考察任務。

    不需要踏遍五湖四海,八荒九洲,其實只需要把這一座山脈的藥草性狀了解透徹了,就能知道很多東西了,并足以構建出屬于一個藥師的藥草體系。

    當然,話是這么說,但繼長白山之后,許廣陵還是會把大江南北一一踏遍的。

    他要做的,不是尋常的藥師。

    也不只是“杰出”的藥師。

    他要做的,是向醫道的巔峰境界進發。而這樣的話,區區一座山脈,又怎么可能滿足他呢?

    春寒,春暖,花綻,花開。

    長白山腳,周邊的那些大小河流,結著厚厚冰層的冰面上,已經開始出現水跡,初步融化了,當地人謂之為“桃花水”。

    桃花水的冰上還是可以玩耍的,這時的冰層還很可靠。

    就在許廣陵一日日地探查和記錄著藥草的生長情況,一日日觀察著春天向山頂推進時,某一天,山下的某條大河,那桃花水忽然就不見了。

    次日。

    在稍遠處幾不可覺的喀喀聲之后,冰面破碎,被冰封了一整個冬天的河流,開始從平靜中走出。

    一江桃花水,奔騰出山去。

    沒幾日,四面八方,大河小河,開始滔滔,春把它的力量和狂野,進一步在大地上展示著。

    也就在這個時候。

    許廣陵已經忘了記數,已經忘了進行過多少次的沖擊了,甚至已經忘了他是在攻關中了。真的,他已經差不多把每天夜晚的沖關當成了日常的任務。

    就和吃飯喝水睡覺一樣。

    但這個日常,卻確實不是“日!。

    晚上,天池底,許廣陵再一次地宴臥著,再一次地運行著根本竅法。

    按往常固定程序,不久后,他也會再一次地從定境中退出。然而,這一次,許廣陵終究是沒有再掉線。

    定境一直在持續著。

    根本竅法一直在運行著。

    然后,那過去幾十天里一直仿若天塹般的左足心竅,此際,在氣血的沖擊下,居然連幾分鐘的時間都沒能堅持住,就如一張薄薄的紙片,輕輕唰地一下,就被沖破沖碎了。

    幾乎沒有任何難度可言!

    曾感千難與萬難,原來,工夫到處只一般。

    ==

    感謝“sn_yang”的推薦票支持。

    感謝“@小黑@”的月票捧場。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