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31章 潔癖
    還是賣豆腐腦油條包子的那個攤子,章老估計是對豆腐腦有點情有獨鐘。

    但在現在的許廣陵口中,這個攤上的豆腐腦其實只能給打個六十分,算是勉強及格。

    豆子用的不是新豆,但也不是太陳,手藝不是太好,但還過得去,至于打磨,那自然也是用的自動打磨機,這一點,對于一個早點小吃攤來說也不必太苛求,總而言之,一切都是中規中矩,乏善可談,但也不是黑心的那種!捰终f回來,其實想黑心也黑心不到哪里去。

    沒有亮點,也沒有可以指責的缺點,所以也就是個六十分。

    如果放松點標準,或許可以再往上提個十分,但也僅止于此了,不能再高。

    僅僅是兩個夢,有關于飲食的,就已將許廣陵的眼界提得很高,讓他再也難以用過去一個普通食客的眼光和標準,去看待這些食物。這應該是有好有壞的一件事,好處且不說,壞事處么,就是以前好多吃得挺歡挺隨意的東西,以后估計是很難入口了。

    心理上那一關就過不去!

    許廣陵今天自然是沒再點油條,而是和章老一樣點了素包子,當然他要了兩個,章老對此的評價是:“拙言你的飯量,真的不行!我像你這樣年輕的時候,就這包子,至少得來十個!還只能吃個淺飽的!

    得,老人家,您年輕的時候有這樣的包子吃么?

    用完早餐,和章老告別后,許廣陵一路小跑,也不顧才吃完飯,回到家更是連洗涮洗澡什么的都完全顧不上,甚至連鞋子都懶得脫,直接整個人朝床上一躺,腿還掛在床沿,人就差不多要睡著了。

    真的是太困了!

    下一刻,連一根小手指都懶得再動一下,許廣陵閉上眼,不過十數秒的時間,就酣然入睡。

    一覺深深。

    許廣陵醒來的時候,房間里黑黑的,得,不用看時間,也知道一個白天又過去了!他現在這是什么作息喲,居然是比過去還要晨昏顛倒,眼看今夜,肯定又是一夜無眠了。

    沒有做夢。

    這是許廣陵醒來后第一個想及的事情,話說,雖然才短短兩天,這都已經快要形成條件反射了。

    然后就是身體的感受了,很舒服,很舒服!

    很缺乏形容詞,以準確地來形容到底是怎么樣的一種舒服,只能是很簡略很老套地把那句話拉來放到這里了!砩舷聝韧馑械募毎,都在告訴許廣陵,很好,我們很好!

    它們很好,當然也就是許廣陵很好。

    更為奇特的是,早上剛打完拳之后那種骨軟筋酥全身無力的狀況完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精力彌滿,而且體內,尤其是胸前,整個臟腑所在的位置,不時地泛起一種暖暖的感覺,就好像是泡在溫水中一樣。

    很溫暖,很放松。

    不需要酒,醉后松馳,不需要茶,放松身心,就在此時此刻,許廣陵感受到了何謂“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只是,鼻子似乎也比往日要靈敏了些。

    然后許廣陵就受罪了,他感到自己現在就好像是身在垃圾中,身上的衣服、汗水,或者還有污漬,這些東西組合在一起,把他牢牢地包裹起來,簡直讓他想要暈過去。

    太難聞了!

    嘖,現在啥別的也不用管,直奔澡間吧。

    許廣陵往常洗個澡,或者用沖個澡來說更恰當,一般只用十分鐘。沐浴一下,再打點香皂,然后隨便搓洗兩下,再沖干凈,就算完事了,經常是連十分鐘都不用。

    曾經買過一次沐浴露,但那玩意兒用過之后身上滑滑的,甚至是怎么沖都沖不太干凈的樣子,反正許廣陵是伺候不來,用過一次之后,直接扔了,往后在超市看到這東西,都繞道走的。

    后來許廣陵在網上看到,說鑒別一個人是男是女,有一個很簡單有效的方法,就是通過沐浴露!矚g用這東西的,就是女生,不喜歡用的,就是男生。

    至少許廣陵覺得,似乎還蠻有道理的。

    但當然,這不是數學公式,不可能100%有效,其實有效率能超過60%,就能稱得上“此言有理”了。

    今天的洗澡過程和往日不一樣,而且是很不一樣。許廣陵前后打了兩遍香皂,然后搓洗了至少半個小時!真的是從頭到腳每一寸地方都被他仔細地耐心地照顧到了,然后走出洗澡間的時候,整個人完全可以用“不染纖塵”來形容。

    但是來到房間中的時間,許廣陵才發覺這是一個錯誤,一個并不美麗的錯誤。

    往日么,許廣陵是疏于打理房間的,這完全可以想見,那時的他么,哪能提得起做這些事的興致,絕對是能將就且將就。地一周掃一次就算不錯了,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掃一次,也不是沒有過。至于窗簾什么的,更是從來沒洗過,從來沒換過。

    至于說擦擦玻璃什么的,那就更是不可能的事了。

    所以現在,“不染纖塵”的許廣陵站在房間中央,四顧而望,頓生一種“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的感覺,看哪哪不對勁。就連從玉溪回來后剛剛才換過的床單,好像也……

    好像也不能再睡了,得換條新的。

    這是病,得治呀!許廣陵腦海里嘀咕著,難道他是忽然間患上了潔癖?以前沒這癥狀!

    但這時真不是思量這個的時候。

    這個房間必須打掃,徹底地打掃!不然的話,許廣陵感覺他在這個房間里連一刻鐘都待不下去,真是太難受了,便連呼吸,都有點不太順暢想要窒息的感覺。

    現在的這個房間里,連空氣好像都臟啊。

    顧不得才洗過澡,顧不得“不染纖塵”,顧不得這是大晚上,更顧不得一天好像都沒吃飯,許廣陵一咬牙,干了,大!掃!除!

    床底、地面、桌角、床單、枕套、墻壁、窗戶,幾乎房間里的所有地方,不,沒有“幾乎”,這里必須把幾乎去掉,就是房間里的所有地方,都被許廣陵給打掃了個干干凈凈,掃拭,擦洗,一整套的。

    待窗外隱隱透亮的時候,房間也終于完成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轉,從先前的不可言說,變成和許廣陵之前一樣的“不染纖塵”。

    對,和許廣陵之前一樣的。

    之前!

    現在么,他需要把自己再給清洗一遍了。

    這一夜,許廣陵搞大清掃,get√,清潔工技能+10086。

    ==

    感謝“春荷”的推薦票支持。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