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26章 太極浩蕩若奔雷
    “哦?”章老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章老,我把太極拳再打一遍吧,您看一下!痹S廣陵道。

    正所謂口說無憑,他領悟得正確不正確,打一遍,自己就知道了,而作為一個浸淫了太極拳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手,章老同樣也可以一眼就看出來了,實打實的演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其間不存在任何虛假和滲水的可能。

    “嗯!闭吕陷p輕點頭。

    于是兩人又慢慢回轉到之前的地方,也就是章老常打太極的那棵老松樹邊。

    并不是這偌大的公園里沒有其它適宜的地方,相反,應該說是遍地都是,之所以回轉,許廣陵主要是想抽這點回轉的時間在心里稍微醞釀一下。剛才的領悟是領悟,領悟只能說是心里透徹了,這種透徹能否從心里拿出來,拿到架子上,拿給章老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剛才一路散步散出去了十來分鐘左右,這回轉差不多也是用了同樣的時間,甚至許廣陵都有點懷疑,來回所用的時間相差不超過三十秒!因為章老的步伐,差不多都能當米尺以及計時器用了。

    這或許就是一個太極高手對于身體本能性的掌握?

    “章老,我開始了!被氐皆,許廣陵還是先向章老說了聲。

    “好,老頭子很期待!闭吕险f道。

    期待,而且是很期待,乍聽似乎有點夸張,但章老說的卻確實是實話!@個少年,昨天第一次見面就讓他吃驚不小,而待之前那遍拳一打,就完全不是吃驚不吃驚的事了,而是震驚,相當的震驚!

    但這少年似乎不滿足,似乎還想要再給他一些驚喜,不,驚嚇。

    結果究竟如何呢?

    章老神情專注起來,并且決定,要把標準提得高一點。如果那少年等會沒有太亮眼的表現,不能比之前第一遍打得有明顯提升,他都只會給予一個“一般”的評價,免得這小家伙太過心高氣傲!惝斃先思沂悄敲春皿@嚇的?

    章老這般淡淡想著,但念頭還沒有轉過,他的眼睛就唰地一下又瞪大了。

    那是許廣陵已經擺開了架式。

    所謂架式就是動作,也可以叫做招式,但還是“動作”這兩個字更簡單也更直白一些。

    之前,包括昨天和早上的剛才,許廣陵都認為太極拳的這些動作和學校的廣播體操沒有本質的區別,都是對肢體的鍛煉,只不過太極拳在節奏上要緩慢好多罷了。廣播體操是屬于年輕人的肢體鍛煉,太極拳是屬于老年人的肢體鍛煉,這就是區別!

    而兩者的區別也僅僅就是體現在這里。

    但剛才,經過章老的一番講解之后,許廣陵才知道他之前的認識究竟有多錯誤。其實也不能說是錯誤,只能說,那個時候,他還沒有真正地認識太極拳。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還未入山中。

    縱然他把架子打得再正、再穩,也不過就是在山外徘徊罷了。

    而此際,許廣陵通過之前領悟的宗旨和要義,通過手下現成的架子,正在向著這座名為太極的山中走去。

    太極,陰陽。

    雖然以前從來沒接觸過太極拳,但“太極陰陽”這四個字許廣陵是聽說過的,就算沒聽說過這四個字,鴛鴦火鍋他總算是吃過的。而現在,隨著對太極拳宗旨的領悟,什么陰陽、動靜、快慢等等要義,悉數如秋天被大風吹卷的落葉一般,亂紛紛地在他的腦海里翻飛翻舞。

    準備,走起!

    所有的開始動作,都是為了造成對身體平衡的破壞。

    所有的中間動作,都是為了在身體平衡被破壞的基礎上,最大程度地,引導體內氣血的流動。

    所有的后繼動作,都是為了在引導、順應體內氣血流動的同時,繼續擴大身體的不平衡,加強體內的氣血流動,并在同時,通過一個個的不平衡,在片斷的、靜態的不平衡中,不斷地導向動態的、整體的平衡。

    在這種宗旨的貫徹下,太極拳的所謂三十六式,再不可分,再無明顯的一招一式的界限和區別。三十六式?沒有三十六式了,只有一式,而且這一式開始之后,就再停不下來。

    連綿不斷,浪濤相接,一浪接一浪,后浪推前浪,一直向前,翻滾奔騰!

    許廣陵開始之后,一開始動作還是緩的,但僅僅三五式過后,動作便明顯變快起來,而且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到好多招式竟然都配合不上他的速度了。那怎么辦呢,緩下來?

    把速度降下來,配合招式?

    許廣陵的選擇是反過來,不,其實沒有選擇,此時的他早已處于一種沉浸狀態之中,而在這種狀態之下,他在本能地“裁剪”招式,以配合他的整體動作勢態,于是,繼續,繼續,繼續,速度越來越快,動作越來越離譜,雖然每一個動作里面還是有著那三十六式的影子,但,也僅僅只是影子而已了!

    不知不覺,仿佛只是一個瞬間,就已過去了三十分鐘。

    許廣陵不是主動停下來的,而是身體里所有的“勁”仿佛都已經用完了,才順勢慢慢地把速度降了下來,然后一點點停了下來。而停下來之后,許廣陵才發現,他都有點站不穩了!

    全身上下,簡直就是骨軟筋酥。

    而更離譜的是,就在停下來之后,他的身上開始冒汗,頭頂,臉上,脖子上,前胸后背,大腿小腿,甚至是腳背腳底板,都開始冒汗!先是一點點的,如針尖般大小的汗跡,然后一點點、一點點,越來越多,沒兩三分鐘,他全身上下,居然都已經變得大汗淋漓!

    衣服整個地濕了。

    簡直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許廣陵有點傻眼,也有點愣神,剛才打太極拳的一幕一幕還依然在他的腦海里回蕩,那打到后來幾乎完全走形的動作就不說了,就說那速度,夸張點地說,如霹靂,如奔雷。

    這還是太極拳?

    不!這根本就是霹靂拳,奔雷拳,又或者什么開山拳!總之,什么拳都可以是,但它偏偏絕不是太極拳!

    這是許廣陵愣神的主要原因。

    打這遍拳之前,他自問已經領悟到了太極拳的宗旨,而且是信心滿滿地,但是現在,誰能告訴他,這是怎么回事?

    ==

    感謝“鳳凰長離”的推薦票支持。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