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歷史軍事 > 邪御天嬌 > 第5276章 天魔殿開啟
    ?

    所謂有一就有二,隨著第一聲爆碎的聲音,緊接著又接二連三響起一聲聲宛如地獄魔音般的炸碎聲,魔血幾乎染紅的土地。

    “這里有詭異,大家快醒過來!”

    終于有人驚恐的發現了什么,聲嘶力竭的大吼起來,但他們的聲音與大道魔音而言相差甚遠,根本就不能打動那些深陷魔音之人。

    魔氣依舊在滾動,一聲聲的爆碎聲依舊在響徹場地,此時就連天都是暗紅色的,十分恐怖與壓抑。

    但那些墨蓮與彼岸花卻越發得深邃,嬌艷欲滴,讓人不由覺得?得慌。

    “!”

    有人大吼,他們是在關鍵時刻清醒過來的,但為時已晚,他們自己也控制不住體內暴漲的魔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膨脹起來,慢慢的走向死亡。

    這無疑就最為恐怖的,比不清醒過的時候更讓人難以接受,這種時候最容易讓人心境崩潰。

    有心里極端之人在面臨生命的最后一刻沖向自己平生大敵面前,死也要拖仇敵下水,更有人沖向之前開口之人,要將那喚醒他們的人也殺了。

    場中一時間盡數混亂,廝殺不斷演出,鮮血成河,還冒著騰騰的熱氣,讓人不由聯想到修羅場。

    不過這場變故幾乎都發生在山腳下,哪里基本都是修為弱小之輩,而半山腰也有一些,不過不多,至于山頭之人,都沒有一點事情。

    畢竟山頭之人都是強大的魔頭與妖魔,實力強大,靈覺恐怖,早就察覺到有一樣,保下了身邊人。

    葉楚所在的化形部落同樣沒有損失,他們在就得到了葉楚的提示,早先還有不滿,此刻只有敬畏與心顫?粗较碌膽K劇他們都臉色發白,是在是太過混亂了,其中狂暴魔氣更是看恐怖,畢竟是一群已經突破原有盡皆的低階修士,幾乎都提升了數個等級,多有級戰士的

    實力。

    也幸好化形部落占據了半山腰,若是在山下,被這么一群瘋狂之人圍住,不全軍覆沒也無幾人能生還。

    葉楚同樣在看山下得悲劇,目光閃動,并無畏懼,更無憐憫之色,他們能來到這里本就做好了不回去的打算,做好了殺人于被人殺的準備,并無什么好可憐的。

    這世道本就如此,資源有限,但修士的不止,會有各種各樣的戰爭,每一個強者身后都有尸山血骨。

    就是葉楚身后也早已有累累白骨,就是他本人也不記得有哪些人的了,實在是殺的人太多了,多到麻木了。

    實際上像葉楚這等實力在魔頭修為的魔修是有這個能力阻止下面的慘劇發生,但終究是沒有人出手。

    因為到了葉楚這個等級,已經站在了荒野之地最高層次之人,眼界自然不同,看到了更深層的東西。

    隨著下面的人死去,虛空之中的墨蓮與彼岸花愈發的嬌艷,魔道氣息越發濃郁,隱隱的似乎有一座漆黑的宮殿要在此顯化一般。

    顯然魔修的鮮血就是打開天魔殿的鑰匙,是必需的過程,沒有人會阻止,因為大家都需要。

    魔音越發宏大,宛如有道道驚雷響起,直入人心,要將人引入悟道境。

    若是在平日,眾人會欣喜若狂,但在此刻所有人都如見蛇蝎,臉色瘋狂變化,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顯然是下方的血祭還不足以打開天魔殿,需要更多的血跡,半山腰絕大部分的勢力都慘遭毒手。

    “救救我前輩,我有大密,關于天魔殿的秘密,只要前輩救下晚輩,晚輩愿意將秘密毫無保留的告知前輩!

    “救我,我愿意將所有寶物度獻給前輩!

    有人看到山頭的安然無恙,也有人看到葉楚這般的無事,紛紛趕來乞求,但不管是葉楚還是山上之人都漠然無語。

    他們絕望了,最后不甘怨恨下,瘋狂撲向山頭與葉楚所在,要將這群冷漠之人也脫下水。

    然而他們如何掙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顯得那樣可笑,無論他們如何沖撞山頭都徒勞無功。

    葉楚也是冷哼一聲,掐訣幻化出一條條魔龍,環繞著化形部落眾人飛舞,但凡有靠近之人都被拍飛出去,就是那轟鳴的大道之音也被龍吼削弱。

    化形族長塔古瑪一臉慶幸,幸好自己早就拉攏古前輩一同前來,不然還未見到天魔殿就已近全軍覆沒了。

    “天魔殿出現了!”

    有人大吼,聲音之中充滿了癲狂的喜悅。

    只見虛空之中已經顯化出一座足有數百丈高大的宮殿,上方的匾額書寫著天魔殿三個大字,銀鉤鐵畫充滿魔道氣息。

    那些將要爆體而亡的魔修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紛紛飛向天魔殿。

    雖然不知道進入里面會不會得救,但外面是絕對不能停留了,他們也別無選擇。

    霎時一道道魔光呼嘯,場中混亂的景象消失,重歸寧靜,只有魔頭修為的強者,以及他們守護的族人,還有少數修為精湛的妖魔境魔修還在外面。

    他們都看出來如今的天魔殿尚且不穩定,還不是進入天魔殿的最佳時機。

    又過了一會,山下的魔血之河干枯,虛空之中的墨蓮也極境盛開,彼岸花同樣極其嬌艷起來。

    但很快就散發出極其其妙的氣息,在這其妙的氣息之中,花朵迅速凋零,而中央的天魔殿卻是在迅速凝實,穩固起來。

    最終完全顯化,一股不同于荒野之地的魔道氣息散發出來,但卻更加凝練與根本,好似那股魔道氣息才是天地間的魔道源頭。

    所有人臉上都有止不住的喜悅,但也有深深的凝重,之前血祭的一幕可是在他們眼皮底下發生的。

    天魔殿里面肯定還有更加兇險的危機,看來這天魔殿的兇險,尚在傳聞之中。

    即使是如此,也沒有人退縮,在最靠經天魔殿的兩座山頭之中,乃是兩名孑然一身的魔修。

    一者是一名年過花甲的老者,須發皆白,臉上掛著笑容,看起來慈眉善目的模樣,但其腳下的山頭卻沾滿的干枯的鮮血,造成十分明顯的對比。

    老者看著頭頂虛空的天魔殿,撫摸著一尺長須,嘆了口氣道“刻骨兄,老夫老了,這次天魔殿就讓你先行一步吧,免得又說老夫仗著年齡大搶奪你機緣!

    老者口中的刻骨兄是一名年紀莫約二十歲的青年,那人聞言也沒有露出喜色,只是冷聲開口道

    “丁老魔就別來這套虛的了,你不放心我,我又豈能放心你?還是一同進入吧,免得后面的道友等得不耐煩!

    老者也就是丁老魔聞言沒有推脫,他輕輕一笑,將一尺長須一甩,道“那就走也!

    青年魔頭,名為刻骨的男子也沒有多停留,一同閃身進入。

    緊接著就有其他魔頭動身進入天魔殿,大體的順序是按照山頭進入,畢竟那本身就是實力體現的一種。

    顯然最先進入的那一名老者丁老魔,與青年刻骨魔頭最為強大,當然也不排除有臥虎藏龍之輩。這時,塔古瑪來到葉楚身邊小聲道“那最先進入的青年便是刻骨部落的老祖,聽聞三千年前就是魔頭境界了,如今依舊是年輕人的模樣,也不知道其實力究竟增長到了何

    種境界!

    說完塔古瑪又是一嘆,他族中的老祖早已到了氣血干枯的地步,又因為不到魔頭境界,此次便沒有來,坐鎮部落,這也是他身為族長敢來天魔殿的原因之一。

    “至于那位丁老魔,來頭更大了,聽聞是萬年前的一位老魔頭,早就縱橫荒野之地無敵手,不想沉寂多年又出現了,這天魔殿當真是不好闖!

    塔古瑪緩緩說道,為葉楚解釋這些強者的來歷,以防這位古前輩一不小心吃了暗虧。

    不過塔古瑪終究不是魔頭境界之人,有些魔頭就是他也不認識,只能將猜測說出來,最后塔古瑪介紹道“那位就是剝皮部落的老祖宗,剝皮魔頭!”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