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1406章
    r/>

    而這邊任劫在看到古爭進去之后,稍微駐足一會,見到古爭沒有其他吩咐,也就離開這里,他還有好消息要告訴族人,讓大家心里面也不要那么提心吊膽。r/>

    r/>

    現在他們有了新的祖神,只要經過認證之后,就完全屬于他們的保護神。r/>

    r/>

    再次之前一些東西也需要準備好,畢竟巨大的雕像所需要的東西可是不少,還有一些輔助的東西。r/>

    r/>

    正好那些俘虜,正好可以換取大批的物資,足夠他們使用還綽綽有余。r/>

    r/>

    r/>

    r/>

    約估小半日后,距離西豐島的不算很遠的海域中,有一座比它還要大十倍的島嶼。r/>

    r/>

    一道人影從遠處急忙飛速回來,不過在接近島嶼的時候,還是下落到地上,急匆匆朝著中間趕去。r/>

    r/>

    只不過相對西豐島的平緩,這座島上大多是高山丘陵,只有不到二成的面積是平原地帶,即便如此,可用的面積還是比西豐島大上很多。r/>

    r/>

    在這片平原地帶,有一座看起來非常簡陋的城池,整個城市全部都是巖石所構成,非常粗狂,巖石之間還有許多后來加上的碎石,被人強行給堵上,看起來就一樣粗糙趕工出來。r/>

    r/>

    那個人影像一陣風一樣沖進城池中,過了一會時間,又急忙從側門出來,從旁邊極速朝著后面的山峰上奔去。r/>

    r/>

    在這座城市的周圍,還有許多類似村子一樣的石屋在周圍聚集著。r/>

    r/>

    而這座城市的后面,就是一座座低矮不平的山峰,上面有一個個洞穴開辟出來,不時可以看出來有人在里面進出。r/>

    r/>

    而最中間的位置有一條非常平整的臺階,從最下面沿著山峰歪歪斜斜直通后面一座最為高大的山峰之上。r/>

    r/>

    在山峰之上,上面早已經被人改造完成,全部是一種不知名的黑色晶石鋪滿整個山頂,纖塵不染,不同符號和刻畫的線符隱藏在黑色的晶石上面,彼此互相鏈接和組合,形成一幅十分精美的圖案。r/>

    r/>

    在最中間的位置,也是圖案最終匯集的地方,同樣有一座高大十丈的巨大雕像聳立在中間。r/>

    r/>

    相對西豐島那略顯簡陋的雕像,這個雕像不僅更加精美,而且采用的材料更加高級。r/>

    r/>

    一個體型魁梧的男子高昂著腦袋,霸氣十足的看向遠邊,身上穿著一套十分精美的鎧甲,上面的點點紋絡都雕刻的一清二楚,不過這個人臉上有一層半鏤的雕花面具,讓人看不清陣容,唯一確定的是在額頭的位置,有一個長達三寸的獨角從里面伸出來,讓人覺得有一些怪異。r/>

    r/>

    此時在雕像的周圍,已經跪滿了許多人,全部雙手放在胸前,閉著雙眼,口中呢喃自語,似乎在祈禱著什么。r/>

    r/>

    隨著空中“嗡嗡”之聲,越來越大,黑色雕像上的黑色精光也越來越明亮。r/>

    r/>

    這個儀式又持續了半個時辰之后,為首一身黑袍的祭師這才徐徐停止,然后從地上起來,而眾人這番才一一起來。r/>

    r/>

    “這次祈禱儀式已經圓滿完成,各位還請回去吧,下一年還是同一時間!奔缼煶谅晫χ旅娣愿赖。r/>

    r/>

    “是,祭師大人!”r/>

    r/>

    底下的人都是一副黑袍打扮,不過在祭師上面刺金色的條紋,他們這些真是普通的黑袍而已,聽完祭師的話后,就紛紛再次有條不絮的下山。r/>

    r/>

    很快,整個山頂上就留下一個人祭師一個在上面,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r/>

    r/>

    外面凌冽的大風不斷發著呼嘯聲,可是一旦來到山頂之處就被一層看不見的護罩都擋下來,就連那嘯聲幾乎都傳不進去。r/>

    r/>

    不過這種寂靜很快就被一連串的腳步給打斷了,顯然有人在著急沖趕過來。r/>

    r/>

    祭師皺著眉頭看著旁邊,那里是唯一上了來入口。r/>

    r/>

    要知道,在這座島上任何人都要禁飛,除了祖神任何人都不例外,除非事關所有人存亡的大事情。r/>

    r/>

    一個人影忽然下面沖來,看著祭師站在那里冷眼看著自己,頭頂上的冷汗立馬就流了下來。r/>

    r/>

    “怎么回事,慌慌張張,成何體統,打擾了祖神大人怎么辦?”祭師皺著眉頭說道。r/>

    r/>

    妖族在這里被那些人類成為妖人,因為這里他們根本不會變回本體,也算是不算刺激他們的一種方式。r/>

    r/>

    而且他們也有所謂的祖神,畢竟那位準圣可不會覺得妖族有祖神有什么問題,有更多人的為他演算,他更是歡迎。r/>

    r/>

    在這里,妖族和人類地位是一樣,明面上,誰也不敢說欺壓誰。r/>

    r/>

    “對不起,祭師大人,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告訴大人!甭犞缼熌抢淇岵缓稽c感情的話音,他身子陡然打出一個寒顫,連忙道歉到。r/>

    r/>

    “好了,有什么事情等下在說,我們先下去,在山腰的亭中在說!奔缼熞粩[手說道,然后帶著他走了下去。r/>

    r/>

    半山腰處,一處專門開辟出來的地方,從這里高度始終,恰好可以俯視整個前半段的所有平原,也是祭師最喜歡待的地方。r/>

    r/>

    “行了,有什么事情說吧,是不是你的任務失敗了?”祭師坐在涼亭中,嘴上開口說道,但是眼睛依然看著下面。r/>

    r/>

    “祭師大人,我的任務沒有失敗,對方已經同意了我們的意見,答應聯合在一起,如果到時候我們有什么需要絕對幫忙!甭牭郊缼焼栐,他連忙說出來。r/>

    r/>

    “這不是挺好,可是為何你看起來那么著急?”祭師大人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個茶具,然后輕輕泡了起來。r/>

    r/>

    很快一股濃郁茶香就漂浮在空中,在這里能夠喝茶可是一種奢侈的行為,畢竟這里大多數東西都是外面供應,本身這里產量最多也就是一些最基礎的糧食和一些適應這里的水果。r/>

    r/>

    甚至連常見的生物在這里都不能隨便殺戮,更多的是當作觀賞物。r/>

    r/>

    許多條條框框束縛著所有人,誰也不敢去明面去違背,因為誰也別想要心存僥幸,以前血的教訓足足警示了許多人。r/>

    r/>

    “是因為我在回來得路上,恰好碰見了”他很快就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r/>

    r/>

    “不就是失利一次,既然惹到不該惹的人,那死了也是活該,戰爭中死去,誰也無法說出他的不對,難道不會在最后關頭投降嗎?真是浪費了祖神的一些力量,回頭奎鏘你去通知波朔殿下一聲,然后去準備物資,對方的人恐怕很快就要來了,把那些活著的士兵給我帶回來!眗/>

    r/>

    祭師的手頓了一下,又接著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說道。r/>

    r/>

    自己知道這次行動,臨走的時候,還特意來求助淋浴一番,沒想到被人給攪黃了,不過也無所謂,自己這邊也不是沒有失敗過,總有一些自認為的俠士來當救世主,隨便他了。r/>

    r/>

    “可是關鍵就在這里,波朔殿下已經從城堡內消失了,我問了一圈,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笨I哭喪著臉說道。r/>

    r/>

    自己第一時間就回去找他,在祖神不在的時候,此處一切都交給他了,然后配著幾個輔助人員,和他一起管理者這好幾萬的族群。r/>

    r/>

    因為在他們這個大族群中,也同樣有七個祖神的部落一同加入進來,他們依然有著自己的香火,但是他們個人在去供奉上面的祖神,可以加強祖神頭銜所附帶的威力,進一步增強祖神可以達到的上限。r/>

    r/>

    目前來說,通過這種無限制的組合,目前最高可以讓祖神的修為提高的金仙巔峰,可是一旦人數變少,又會打回金仙后期,無論堆積多少,都不能突破到大羅的界限。r/>

    r/>

    哪怕所有人妖人和人族一起供奉一起都不起,這可是準圣親自試驗過的試驗。r/>

    r/>

    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波朔殿下才是一個外貌僅僅十歲的孩子,似乎是以前出了一些事情,導致身體發育不完全,而且心智增長的極為緩慢,說起來現在也就和十二歲的男孩差不多,所以祖神才會把他帶進來,尋求一樣非常珍惜的東西。r/>

    r/>

    那個東西就在管理員手中,而且這一次已經加入這次勝利的獎品中,就在前一段時間管理員那邊已經公布這一次勝利者的獎品。r/>

    r/>

    所以這邊才重許諾對方一些東西,暗中為他們助一臂之力。r/>

    r/>

    可是讓祖神最為看重的兒子,竟然不見了,這可是讓祭祀都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主上的寶貴兒子,要是傳入他兒子,自己也要受罰。r/>

    r/>

    “這么一座島嶼上,怎么說不見就不見,是不是又和前幾次一樣,躲在深山里面了!奔缼熞矝]有之前的風度,連忙說道。r/>

    r/>

    “沒有,這一次就他自己消失了,連他最寵愛的小黑都沒有帶著,而且還被他偷偷下藥迷暈了,看樣子他已經知道小黑是咱們的人!笨I連忙說道。r/>

    r/>

    小黑其實是一個狼的一個品種,也是快要化形的小妖,不過既然來到這里,恐怕出去之前只能保持這個樣子。r/>

    r/>

    “給我找,傳我旨意,先把這座島嶼給我翻遍,讓那些人別給我聲張,偷偷給尋找,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辦,你準備一批精英小隊,上陸地給我也去找,我總覺他這一次是蓄謀已久,十有就去陸地上,以前總是吵著上岸,可是沒有大人的允許我們怎么可能放他離開!眗/>

    r/>

    祭師唰的一下站了起來,連忙對著奎鏘安排到。r/>

    r/>

    “是!”r/>

    r/>

    奎鏘立馬答應道,匆匆就下去了。r/>

    r/>

    而祭師哪怕心里在著急,也只能坐鎮這里,看著奎鏘的身影進入城市中,然后很快一些人影朝著島的其他地方出去。r/>

    r/>

    幾道身影也從岸邊離去,朝著大路方向前進。r/>

    r/>

    r/>

    r/>

    而古爭這邊,在進去院中不久,待到任劫離去,就連連揮手,一道道青氣從手中發出,在空中化為一個個青色小旗,然后落入院子角落里消失不見。r/>

    r/>

    等到最后一個青色旗子落入地面,一道青色護罩就突兀的出現院子上空,牢牢守衛整個院中。r/>

    r/>

    而青色護罩很快就黯淡下去,從空中隱匿起來,看不出一點痕跡。r/>

    r/>

    而做完這一切之后,古爭就直接在院子盤膝坐了下來,閉目調息起來。r/>

    r/>

    他這一次看看能否把體內的黑霧在給壓縮一下,要不然自己是在沒有安全感。r/>

    r/>

    尤其是在知道,這里普遍的祖神實力最低可以說金仙初期以后,古爭的危機感更加強烈,雖然之前自己靠著威勢嚇唬走敵人,可是那也是萬不得一的情況。r/>

    r/>

    雖然在這里,沒有戰斗的申請,明面上是不會有人無辜殺死人,可是你弱點露出來,還不是讓所有人都會靠近撕扯一塊肉。r/>

    r/>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古爭也終于睜開了眼睛,不過神色依然還是有些不好看。r/>

    r/>

    因為古爭之前以為是在亂流中,有著牽制,自己無法全力對付這些黑霧,可是這么一看來,古爭還是小巧了對方的手段。r/>

    r/>

    哪怕是僅僅依附到這點殘存的意識上,所能發揮出來力量,也絕不是自己所能相抗。r/>

    r/>

    幸好之前重傷了黑蟲,對方那殘存的意識又經過了巨龜的封印,已經大大削弱了一番。r/>

    r/>

    這三天的努力,自己把黑氣給壓縮到三分之一,結果剩下的死活都無法祛除對方,甚至連封印都無法再次封印對方,自己目前只能這樣,全部被自己擠在一個地方。r/>

    r/>

    自己在外面層層包裹住那些黑氣,讓他們全部都集中在一起。r/>

    r/>

    這樣一來自己現在實力也能發揮出金仙中期,關鍵時刻還可以強行爆發一波,只不過時間不能太長,要不然這些黑霧又會重新朝著自己身體發起進攻。r/>

    r/>

    不過古爭并沒有出去,而是從懷里拿出一本書,上面的光芒已經暗淡不少。r/>

    r/>

    經過上一次強行超負荷使用,人書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正常,只能利用一些最基本的防御功能,至于勾其性命,還是暫且不要想了。r/>

    r/>

    現在不知道哪年才能恢復好,這也是為什么之前的戰斗中,古爭一直沒有使用,要不然凌風他們兩個,在自己知道他們名字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死了。r/>

    r/>

    古爭看了半天之后,又重新收了回去,現在自己還是需要對方,只能緩緩溫養了。r/>

    r/>

    這次手上重新浮現一個東西,也算是古爭為數不多的戰利品,從齊公子手中‘奪’過來的,仿制的九龍神火罩。r/>

    r/>

    隨著齊公子的死去,他留在里面的痕跡也慢慢消失不見,也省的古爭勞心去抹除了。r/>

    r/>

    現在它靜靜的躺在自己手中,等待著下一個主人。r/>

    r/>

    古爭當然毫不客氣,這東西的哪怕是仿制品,也算威力驚人的一種,古爭對此可是親身體驗過。r/>

    r/>

    所以,古爭毫不客氣的就據為己有。r/>

    r/>

    一層火焰從古爭手上升起,很快就把整個九龍罩給淹沒,整個院子里面映照的通紅一片。r/>

    r/>

    r/>

    r/>

    時間再次過去半個月,古爭這次終于大院中走了出來。r/>

    r/>

    九龍罩已經初步祭煉成功,只要自己多加熟悉一番,就能發揮最大的威力。r/>

    r/>

    自己剛剛一出來,就有一個年輕人在外面守著,對著古爭恭敬的喊道。r/>

    r/>

    “祖神大人,任族長有事情找您,讓我守在這里,一旦你出來,就通知您一聲!”r/>

    r/>

    “好,我知道了!”古爭正想找他一番,就讓他領路在前,自己跟著一起回到之前的村莊。r/>

    r/>

    原路返回之后,古爭很快就來到村子當中。r/>

    r/>

    原本有些殘破的村子,經過這十幾天的修葺之后,已經完全看不出之前戰亂的痕跡,就連地上之前的一些坑洼之地,也重新掩埋好,一片平整。r/>

    r/>

    此時村子也是一片忙碌,許多匆匆而來,在匆匆而過,但是只要是看見古爭,都會倆面停止手上的伙計,恭敬對著古爭說一聲。r/>

    r/>

    “祖神大人!”r/>

    r/>

    然后才會繼續干著自己的伙計。r/>

    r/>

    古爭知道,這里的居民,包括任劫在內,都是原住民,甚至在大陸上也有許多原住民在內。r/>

    r/>

    沒辦法,誰讓人類的人口增長是在太快,不過這里空間極大,哪怕現在的人口在翻十倍也綽綽有余,頂多是多耗費外面的一些資源而已。r/>

    r/>

    古爭繼續跟著那個年輕人朝外面走著,一直來到海邊,古爭這才看到了依然在忙碌的任劫,在他旁邊有許多人正在熱火朝天的押送俘虜。r/>

    r/>

    說是押送,其實也沒有綁在對方,只是幾個人命令對方,而對方也聽話的依次走進船艙,一點反抗都沒有,甚至有人都自發的走到船頭,似乎在看水勢,是不是合適出船。r/>

    r/>

    對于他們這群人來說,如果不小心船翻了,估計也就死在水里了,他們可沒有足夠的體力在游回島嶼。r/>

    r/>

    “祖神大人,任族長就在那里,我先回去了!”r/>

    r/>

    “嗯!”r/>

    r/>

    而那個年輕人也對著古爭說道,在得到古爭的回答后,就匆匆朝著村子里面走去。r/>

    r/>

    此時任劫還依然在那里看著,因為海邊風聲鶴潮汐聲比較大,誰也沒有看見和聽見后面的時候。r/>

    r/>

    還是那些后面俘虜發現古爭的存在,引起的躁動才引起任劫的注意,才引起發現古爭的到來。r/>

    r/>

    “祖神大人!”r/>

    r/>

    古爭看著對方一臉恭敬對著自己喊道,心里也是無奈,自己也不能制止對方,只能含笑點點頭,走向一旁的任劫。r/>

    r/>

    “祖神大人,你來的正好,這些俘虜正要送往黑風島,換取一些東西!比谓賹χ艩幦绱苏f道。r/>

    r/>

    “嗯,聽說你找我有事情?”古爭點點頭,明白這些事情。r/>

    r/>

    如果這邊落敗的話,恐怕那些村民也會如同他們一樣,乖乖的自己進去,不過他們的命運就是當作被奴役那種,知道有人愿意把他們給贖過來。r/>

    r/>

    即便沒有人愿意為他們掏出這份錢,二十年他們也就自由,會重新回到大陸上,被管理員分散,打入其他部落合并在一起。r/>

    r/>

    至于他們的祖神會受到嚴重的處罰,至于是什么就不是他們能夠知道。r/>

    r/>

    “我想問一下,等您正式賜予祖神頭銜后,以后賜予我們什么恩賜?法術?召喚,還是祝福?現在我們這里物資不那么全,正好去換取一些相對應的材料回來!眗/>

    r/>

    r/>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