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惹愛成癮 >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你就是他的命
    龍離陌知道自己嚇到她了,又安慰了好久,才算稍稍平復她心中的恐懼。

    以前的事情她管不到,但以后和他有關的事情,她一定會監管的,絕不讓他再次涉險。

    特別是想到他今日在自己眼前掉下樓的場景,年小暖就恐懼不已,直接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唇,要確定他還活著,她還能觸碰得到。

    這不是年小暖第一次主動吻他,但龍離陌還是為之心動。

    他原本想稍稍克制一點,別嚇到她的。

    可他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怪只怪他們分開太長時間了,對她的想念本就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

    她只是這么輕輕一碰,就崩得一發不可收拾了。

    龍離陌想,反正她都已經確定要和自己重新在一起了,那他也沒必要再以禮相待,克制又虐待自己了吧。

    這個念頭成功的說服了龍離陌,他立馬轉被動為主動,捧著她的頭親了回去。

    熱吻到最后便變成一場蓄勢待發的火焰,根本無法收拾。

    龍離陌原本清冷的眼底都是熱烈的火焰,他抵著她的額頭喘著氣問道,“可以嗎?”

    年小暖雖主動,在這個時候卻也害羞了,她閉上眼睛羞澀的點了點頭。

    龍離陌便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直接撲了上去。

    “你……輕點……別吵到十安……嗯……”

    可能上半夜的時候,十安睡得不太安穩吧,所以耽擱了一些睡眠,到后半夜的時候,他睡得特別的好,并沒有被兩人的大動作吵醒。

    年小暖累得不行,半夢半醒之間怕十安醒來,就強打著精神起來看了看十安。

    十安睡得很好,并沒有醒來的跡象,她回頭,龍離陌也睡得很好。

    父子倆睡覺的樣子,神同步。

    她忍不住拿起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照片拍得很溫馨,年小暖欣賞了好一會兒,才拉了拉十安的被子重新上了床打算繼續睡覺。

    龍離陌的手機卻震動了兩下。

    一般年小暖是不會去看他手機的,無奈那光正好照到十安的臉上了,讓十安不舒服的動了動。

    她才急忙伸手過去拿手機,想放到另一邊去,卻看見了上面的信息。

    這條信息,是唐綿綿發來的,她有她的微信好,自然是認得那頭像的。

    更何況龍離陌被唐綿綿的備注,就是她本人的名字。

    年小暖的心里一直在告訴自己,不能去查看這條信息,不能起任何的疑心。

    可她腦子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那日在龍家的時候,龍離陌特別把她叫走,卻留下單獨和唐綿綿相處了許久。

    后來年小暖也問過,可龍離陌就是沒說他那天留下和唐綿綿到底說了什么。

    再加上現在又是深夜十分,唐綿綿卻發來了一條信息,她怎么能不好奇呢?

    女人的好奇心本來就很強,再加上她太在乎龍離陌了,自然就控制不了自己,悄悄的打開了他的手機。

    他手機的密碼她是知道的,好在這么久也沒變過,依舊是那個數字。

    唐綿綿看著那名字,心一橫,最終還是點開了信息。

    她現在已經無法去顧及醒來之后的后果是什么了,沖動就讓她這么做了。

    現在這個點,江城已經快到中午了,所以唐綿綿是在中午時分給龍離陌發的信息。

    信息上是一張圖片。

    年小暖看到那張圖片之后,就愣住了。

    因為這是一張戒指的草圖,雖然還沒上色,可已經是一副很完整的設計圖了。

    她把戒指放大看了好幾遍,心里一點點的觸動著,而唐綿綿的第二條信息也發過來了。

    她說,“這是第三稿,你看看還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指出來,我再做調整,另外你把準確的指圍告訴我一下,畢竟是婚戒,得更慎重一些才行。”

    原來……

    原來他找唐綿綿設計了婚戒。

    這是給她的婚戒吧?

    年小暖往上翻閱了一下兩人的對話記錄,果然看到了龍離陌提出的一些要求。

    他說,小暖很少女星,喜歡亮晶晶的東西,要有這樣的設計感。

    他說,小暖不太喜歡夸張,所以鉆石不要太夸張,但也不能太小氣。

    他說,小暖喜歡粉色的,所以主鉆用粉鉆,他已經讓人在鉆石市場物色好了,到時候給她送去。

    ……

    婚戒的每一個要求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連年小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有那么多的喜好。

    可他卻清晰的記得啊。

    這個男人,從來不會說什么甜言蜜語,卻用最真心的行動在向她告白。

    就像今日,他寧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她的生命,這又是何等難得的真心呢?

    年小暖感動得想哭,卻怕自己哭出聲吵醒兩人,便拿著手機悄悄出了臥室。

    到了外面陽臺上,冷風吹拂讓她慢慢的拼鏡下來,她才吸吸鼻子,給唐綿綿打了個電話過去。

    她用的是自己的手機,唐綿綿看到的時候還有點意外,“小暖?你這么早就醒了?”

    她這里的時差才凌晨五點,所以唐綿綿才會這么問的。

    隨后又想到了什么,才問道,“你和亞瑟在一起?”

    “……嗯。”年小暖誠實的答道。

    “終于和好啦?和好了就好,以后要好好的過日子啊,要更幸福。”唐綿綿笑著勸她。

    不知為何,在唐綿綿這份寬容面前,她到是覺得有些愧疚。

    兩人最初相識的時候,唐綿綿還沒和親生父母相認,所以兩人也不知道她們有血緣關系。

    而年小暖對她是很討厭的,因為龍離陌喜歡的人是她。

    要知道她可是追求了龍離陌好多好多年啊,都沒能換來這個男人的青睞,卻突然冒出來一個女人奪走了她愛的人,她怎么可能不討厭呢?

    后來她還想方設法去整過唐綿綿,只是大多時候都沒成功,相反的,她還被年老給懲罰了。

    再后來她看著龍離陌為了唐綿綿做出那么多瘋狂的事情,她對她就更加厭惡了。

    只是命運比較捉弄人,唐綿綿忽然是她姑姑的女兒,她們是有血緣關系的表姐妹。

    而她和龍離陌之間的事情,也算是劃下了句點,可年小暖知道,龍離陌對她認真過。

    女人嘛,都是小心眼的,她不可能做到完全的不在乎。

    只是她把這份情緒慢慢淡化,藏在了心里而已,偶爾想起,還是會不舒服。

    可今晚,她忽然有好多好多話想和唐綿綿說,才沖動的打了這個電話。

    只是電話真的接通了,她卻突然不知道說什么好。

    到是唐綿綿關心的問候了她和年家的人。

    而年小暖也終于鼓起勇氣問出了一個問題,她問,“綿綿姐,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

    “你問啊。”唐綿綿很是大方。

    “你當初……我是說你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里,你和亞瑟曾朝夕相處過,你為什么沒有愛上他呢?他那么優秀……”年小暖支支吾吾的問道。

    其實唐綿綿多少猜到她要問什么,雖然這個問題隔了好幾年。

    她笑了笑說道,“亞瑟很優秀,這點我承認,所以你才會那么喜歡他,但我先認識了龍夜爵,認識他之后,我沒有第二個選項。”

    年小暖心里微微一動,似懂非懂。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就是有了龍夜爵,我不會去做其他任何選擇,因為他就是我唯一的選擇,不管我往后的人生里還能遇見多少優秀的人,那都只是過客,他才是唯一的那個。”

    這就是唐綿綿的答案,也是她唯一,最終的那個答案。

    從認識他之后,她的心,再也裝不下任何其他人,所以從沒給過自己任何選擇的余地。

    年小暖這會兒算是懂了,也算是對過去的釋懷吧,她由衷的說道,“綿綿姐,謝謝你。”

    “謝謝我做什么?設計戒指嗎?我可是收了錢的,你們不欠我任何人情。”

    年小暖也跟著笑了起來,是舒心的笑,“嗯,不過還是請綿綿姐幫忙隱瞞一下,難得他給我準備一次驚喜,萬一他知道我提前知道了,肯定會不知所措的。”

    “好,我幫你忙。”唐綿綿也是無奈了,“其實你們很幸福,只是人時常會身在福中不知福,會忽略了很多細節,不然你早就看清楚他的真心了,對吧?”

    這一點,年小暖是十分認同的,她還說道,“從前所有人都覺得我太任性了,還有人說我死心眼,明明就被他那樣不留情面的拒絕過,我依舊對他熱情如初,因為我那時堅定的認為,我愛他,山窮水盡我也愛,相愛相殺我也愛,互相折磨我也愛,沒結果,我也愛!”

    她所說的這種感覺,唐綿綿能懂,因為當年龍夜爵也這樣固執的愛著她。

    “但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感受,我覺得我做對了,找男朋友就應該找自己像龍離陌這樣,追不上且自律還高冷的,這種人但凡回頭看我一眼,我就是他的命!”

    “看來你真的明白了,那我就不擔心了,要幸福啊。”唐綿綿真心實意的祝福道。

    “好,我會幸福的。”這一次,年小暖信心十足。

    結束通話,年小暖深呼吸了一口。

    外面又開始下大雪了,紛紛揚揚的,比圣誕節的時候還要大,明早起來,應該會有好看的雪景了。

    她裹了裹外套,打算回房去休息。

    可還沒轉身,就被人突然抱住。

    是龍離陌來了,大概是發現她不再房間里,便尋了出來吧。

    “大晚上怎么跑外面來了?”龍離陌擔心的問道,盡可能的用自己的外套把她包裹起來,怕她受凍。

    “看到下雪了,就出來看看,你看,好大的雪呢。”

    “怎么就那么喜歡看雪呢?還不知道保暖,又感冒發燒說胡話怎么辦?”龍離陌一邊念叨著一邊把她往回帶。

    等進了屋,年小暖覺得一下子溫暖了不少,但手還是很冰的,便偷偷的塞到了他腰間。

    哪里很暖,她舒服得瞇起了眼睛,“說得好像我感冒發燒說胡話的時候你聽到過一樣。”

    “我怎么沒聽到?我聽到過的。”龍離陌堅定的說道。

    (小暖和亞瑟的,就這樣啦啦啦啦啦,還滿意嗎?)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