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最強醫圣 > 第兩千六百八十七章 你有要說的話嗎
    此時。

    青幻宗的廣場之上。

    沈風剛剛好利用神似層次的融魂術,將所有修士尸體內的靈魂,抽入了自己的神魂世界之內。

    如今他盤腿坐在了地面上,一個個修士的靈魂能量,通過三盞燈的火苗燃燒,最終進入了他破碎的神魂海洋之內。

    雖說神魂在跨入破碎境之后,想要提升就變得無比困難了,但沈風如今絕對是在積少成多。

    除去眼下沒有死透的江興賢、江修盛和伍立帆,以及去整理青幻宗資源的莫雨桐等人之外。

    這次,沈風將剩下所有青幻宗長老和弟子的靈魂,全部抽取進了自己的神魂世界,而且他能夠吸收每一道靈魂內百分之七十的能量。

    所以,在數量龐大的吸收之中,沈風在破碎境初期內緩慢前進著。

    他那看似破碎成一塊塊的神魂海洋,如今其中的神魂之力在變得越來越凝練。

    而身上有數個血洞,躺在地面上等死的江興賢他們三人,看著沈風吸收一個個長老和弟子的靈魂,感受著身體內的血液越來越少,他們驚恐的臉上充滿了無盡的絕望,只可惜他們喉嚨里說不出任何的話來。

    沈風沒空去注意江興賢他們三個人了,他專心致志的投入到了修煉之中,他感覺自己破碎境初期的神魂,距離破碎境中期越來越近了。

    如若還能夠這么大規模的吸收一次靈魂,那么他可以肯定,自己絕對能夠百分之百的跨入破碎境中期之內。

    在確定了短時間內突破無望之后,沈風終于是將目光看向了江興賢等三人。

    他準備等這三個家伙死了之后,先把他們的靈魂給吸收了。

    不過,這一次雖說沒有在神魂上獲得突破,但他也有了非?捎^的收獲,再怎么說他的神魂也往前跨出了很多步。

    而且,他只能夠吸收每一道靈魂內百分之七十的能量,剩下百分之三十的能量,全部進入了三盞燈之內,化為了它們所需要的燈油。

    有了這么多燈油的填充之后,之后的一段時間里,沈風都不用擔心這三盞燈有熄滅的風險了。

    就在這時。

    沈風的眉頭忽然一皺。

    他如今的神魂之力處于外放的狀態,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有人在靠近這處廣場。

    “我乃火魂殿太上長老周極源,這次我帶著我的孫女周蓮雪途經此地,想要拜訪一下青幻宗!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入了沈風所在的廣場之上。

    很快,周極源和周雪蓮便來到了廣場之內,當他們看到這里遍地都是尸體之后,他們臉上的神色微微一頓。

    同時,周極源和周雪蓮腰間的身份玉牌,竟然自主不停的閃爍起了紅芒。

    盤腿坐著的沈風,看到周極源和周雪蓮之后,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當初在地球的時候,沈風殺了火魂殿二長老的孫子等多個人,不過,最終他也中了火魂殿的血火咒,在右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色火焰圖案。

    凡是中了血火咒的人,火魂殿長老和弟子的身份玉牌,能夠在一定的范圍內感應到。

    之前,在青蒼界內的時候,沈風便因為血火咒被火魂殿的弟子給盯上了。

    不過,最后沈風將那幾個家伙全部殺了,促使他手臂上的血火咒,又吸收了那幾個火魂殿弟子的血氣。

    只要是中了血火咒的人,一旦繼續對火魂殿的人下殺手,那么血火咒會不停的吸收火魂殿死亡弟子的血氣。

    火魂殿的人可以通過血火咒氣息的濃郁程度,以此來判斷對方到底殺了多少火魂殿的人!

    沈風完全沒想到今天還會遇到火魂殿內的太上長老。

    過了數秒鐘之后。

    周極源回過了神來,他畢竟是神元境的強者,面對眼前的場景,雖說心里面十分的震驚,但他還是能夠盡快恢復冷靜的。

    他低頭看了眼腰間不停閃爍的玉牌,隨后,他將玉牌拿在了手里。

    通過這塊玉牌,他將目光瞬間鎖定在了沈風的身上。

    旁邊的周蓮雪也看向了沈風。

    此刻,還沒有死透的江興賢、江修盛和伍立帆,在得知來人的身份之后,他們起先也是愣了一下。

    不過,如今他們在注意到周極源和周蓮雪,看向沈風的目光之后,他們隱隱可以判斷出,周極源和周蓮雪對沈風產生了殺意。

    江興賢等人可以感覺到,周極源的氣息在神元境二層,甚至他們可以肯定,周極源的氣勢要比之前的宋明宏渾厚多了。

    也就是說,周極源的戰力肯定要超越宋明宏很多倍的。

    一時間,他們心里面的恐懼掃去了很多,原本他們馬上要死亡了,可如今他們在拼命的支撐著,完全是想要看到沈風被周極源給滅殺。

    周極源并沒有馬上動手,實在是眼前的場面有些詭異,他可不認為這是沈風造成的。

    在他看來,青幻宗之內,絕對存在神元境的神秘強者。

    他的目光看向了被釘子石碑上的宋明宏,通過對方的衣衫等等之類的,他可以判斷出,此人絕對是來自于中神庭,如今是徹底變成了一具尸體。

    “你曾經殺了不少火魂殿的人?”周極源對著沈風問道。

    沈風完全沒有要否認的意思,說道“不錯,我是殺了一些火魂殿的人,那又如何?”

    見沈風如此理直氣壯,周極源道“你有要說的話嗎?”

    “或許說你有什么想解釋的嗎?”

    沈風淡然一笑道“如若我解釋了,你就不會對我出手?”

    “如若我解釋了,這一切都是你們火魂殿之人自己來找死,你就會一笑泯恩仇?”

    周極源眉頭越皺越緊了,道“不管之前是誰的錯,你都必須要跟我回一趟火魂殿!”

    聞言,沈風笑道“既然如此,我有解釋的必要嗎?”

    周極源怒氣狂涌,吼道“你——”

    只是剛剛說出一個字,他便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說下去了。

    他曾經也見過不少狂妄的年輕一輩,但眼前的沈風乃是他見過最狂妄的年輕人,只是區區塑魂境四層的修為而已,竟然完全不把他這個神元境二層的強者放在眼里?

    他簡直是無法忍受!

    zuiqiangyisheng0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