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武俠修真 > 煉盡乾坤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最后的請求
    r/>

    由于鬼面的特殊性,每當蒼天棄戴上鬼面后,雖然能夠獲取更加強大的力量,但情緒以及心智也會受到影響,變得瘋狂嗜血喜愛殺戮,所以他會露出的表情也很少,幾乎都是以一種癲狂表情示人。r/>

    r/>

    然而現在,周起的隕落,卻讓此時此刻的他表情變得復雜,目光之中,似乎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傷感。r/>

    r/>

    不管他是否戴上鬼面,他都是蒼天棄,哪怕性格因為鬼面的緣故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但有些深入骨子里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r/>

    r/>

    周起是他當初在煉器門的師兄,兩人同出煉器門,雖是同門,但兩人卻并非朋友,而是仇人。r/>

    r/>

    因為當初兩人之間的矛盾,周起被迫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他會走到今天這一步,蒼天棄占據了主要原因,如果不是當初那場賭斗,他不會自廢修為,也不會離開煉器門,自然也就不會有了之后的事。r/>

    r/>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當初那場賭斗,周起在修煉這條路上恐怕也難以達到今天這個高度,是蒼天棄推動了他,讓他有了變強的動力,可同樣也是蒼天棄害了他。r/>

    r/>

    兩人的恩怨,在當初蒼天棄將周起從魔族手中救出時就已經了結了,但兩人依然不是朋友,見面后就像一個熟悉的陌生人一樣,各做各的,互相不牽扯什么,蒼天棄從未真心實意的叫過周起一聲師兄,而周起也從未發自內心稱呼蒼天棄一聲師弟。r/>

    r/>

    但是,眼下卻是一個例外,周起存在這世間的最后剎那,他發自內心稱呼了蒼天棄一聲師弟,并且留下一句未說完謝謝的遺言,以及一個請求。r/>

    r/>

    周起對蒼天棄其實早就沒有了什么怨恨,所以他在稱呼蒼天棄為師弟時,一點都沒有不自然。不過,周起對冒牌貨的怨恨,卻是深入骨髓,魂飛魄散的前一剎那,還不忘記請求蒼天棄替他完成未了的心愿。r/>

    r/>

    周起對冒牌貨有多怨恨,從他之前催動因果琉璃燈爆發出來的漫天因果線就能看出,正常情況下催動因果琉璃燈,與目標因果越大,那么因果線就會越粗,但是有一種情況卻是例外,當因果達到了一定程度后,展現出來的因果線就不再是以粗細來論大小,而是以多來衡量深淺。r/>

    r/>

    周起施展出來的最強一擊,之所以會如此強,就連蒼天棄的父皇都感到棘手,一個是因為這一招本來就極其恐怖,還有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周起對冒牌貨的怨恨實在太深,深到周起寧可魂飛魄散也要殺了周起,也正是因為這強烈的怨恨,導致兩人之間的因果達到了一種言語無法形容的地步,而這化解不開的因果關系,使得周起這最強的一招威力又額外的得到了提升,所以這一擊才會如此強悍。r/>

    r/>

    其實冒牌貨是幸運的,他應該值得慶幸,因為周起在施展這一招時,他只是因果琉璃燈的器靈而已,身為器靈的他,很難將因果琉璃燈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如果因果琉璃燈有一個實力不弱的主人來催動,身為器靈的周起來輔助,那么因果琉璃燈所爆發出來的威力將會更加恐怖。r/>

    r/>

    當然,這僅僅只是如果罷了,現實擺在眼前,冒牌貨還活著,而他周起卻魂飛魄散了。r/>

    r/>

    不過,周起也確實將冒牌貨恨到骨子里去了,哪怕魂飛魄散了,還沒有想過要放過冒牌貨,給蒼天棄留下了一個請求,希望蒼天棄這位師弟能夠替他了結心愿。r/>

    r/>

    其實,就算沒有周起最后的請求,蒼天棄也沒有打算要放過冒牌貨,他心里對冒牌貨的怨恨,可一點不比他周起少。r/>

    r/>

    雖然他已經看出了他父皇不想讓冒牌貨死,但是這并不能改變蒼天棄要弄死冒牌貨的決心。r/>

    r/>

    周起魂飛魄散的最后一句遺言,讓蒼天棄吸引了不少目光,但更多的目光,卻是依舊聚集在了那快速墜落的因果琉璃燈上!r/>

    r/>

    因果琉璃燈剛剛爆發出來的強大威力,他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如此強大的法寶,就連大乘境界的大能都心動,更何況是其他合體境界的修士,如今因果琉璃燈沒有了周起的控制,已經成為了無主之物,自然讓他們心里生出了占為己有的想法。r/>

    r/>

    如此寶物,只要得到后加以煉化,那么必定會成為自己強大的助力,讓自身實力得到飛躍的提升!r/>

    r/>

    雖有不少修士在打因果琉璃燈的主意,但誰也沒有立刻出手搶奪,他們都不傻,他們心里清楚誰在這個時候出手搶奪,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沒人想當這個活靶子。r/>

    r/>

    只不過,這只是暫時的,眼看著因果琉璃燈就快墜落到下方蒼龍國內,有些人開始慌了,神色變得焦急起來。r/>

    r/>

    最終還是有膽大的,不知是誰第一個沖出去,緊接著,心里對因果琉璃燈有想法的修士都動了起來,朝著因果琉璃燈快速而去,在沖向因果琉璃燈的同時,這些家伙還不忘施展手段給沖在最前面的家伙們來上那么幾下。r/>

    r/>

    一時間寶光四射,靈力波動強烈,并且還伴隨著慘叫,才安靜了片刻的場面,頓時變得混亂。只不過之前是因為雙方大戰廝殺,而現在嘛,則是為了奪寶。r/>

    r/>

    并不是所有修士都參與進了爭奪因果琉璃燈當中,蒼天棄便是其中之一,看著大量修士沖向因果琉璃燈,都想將它收入囊中,蒼天棄不僅沒有參與進去,反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轉而看向了冒牌貨。r/>

    r/>

    此時的冒牌貨依舊十分虛弱,一副隨時都有可能會嗝屁的樣子,這個時候對他出手,只要抓住了機會,冒牌貨絕對不可能還能保住性命,蒼天棄此時將目光看向冒牌貨,目的很簡單,當然是想趁亂將冒牌貨從這個世間抹去,讓他也魂飛魄散!r/>

    r/>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還對冒牌貨做出偷襲這種事相當不光彩,但蒼天棄并不在乎,他要的是冒牌貨去死,可不會去管是否光彩。r/>

    r/>

    況且,如今黃氏就在冒牌貨身旁,如果不用偷襲的手段,他是不可能借此機會除去冒牌貨的,正大光明的出手,黃氏必定出手阻攔,蒼天棄可沒有把握在黃氏出手阻攔之下他還有把握殺了冒牌貨,萬一打草驚蛇,黃氏直接將冒牌貨收入空間戒指之中,或者施展其他手段將冒牌貨保護了起來,那他想要斬殺冒牌貨就更加困難了。r/>

    r/>

    蒼天棄當然不想自己落得如此被動,更不想錯過這個斬殺冒牌貨的機會,所以他很果斷選擇了偷襲!r/>

    r/>

    有這種想法的,眼下可不止蒼天棄一人,還有一人,心里同樣生出了要對自己目標立刻展開偷襲的想法,這人當然不是冒牌貨,此時冒牌貨自身難保,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哪里還會有這種想法,就算是有,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r/>

    r/>

    雖然此人不是冒牌貨,但卻和冒牌貨有著極大的關系,是他最親近的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冒牌貨的老娘,黃氏!r/>

    r/>

    而黃氏想要趁亂偷襲的目標也并非蒼天棄,而是另有其人,此人便是黃氏這一輩子最痛恨之人,蒼天棄的父皇!r/>

    r/>

    剛剛冒牌貨有難,生死一瞬,蒼天棄的父皇義無反顧以最快速度趕來相救,黃氏是看在眼里的,但她卻沒有因為這一點就減輕心里對蒼天棄父皇的痛恨,在她看來,蒼天棄的父皇之所以會這樣做,完全是因為他心里愧疚他們一家,心里有愧想要彌補,想要贖罪!r/>

    r/>

    所以,黃氏對蒼天棄的父皇不僅沒有半點感恩之心,反而更想將他弄死,以此來發泄內心的怨恨!r/>

    r/>

    下個剎那,蒼天棄出手了,而黃氏……同樣也出手了,兩人這次出手,都是殺招,都是想要一次到位,將對方從這個世界徹底抹去!r/>

    r/>

    r/>

    r/>

    r/>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