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 第兩千零一十章拜訪
    媒體察覺到了一絲不祥的氣氛,終于有罪犯家屬因為長時間得不到罪犯的消息,又得不到警方的回答,所以找記者曝光,希望通過輿論壓力找到親人。

    記者也開始調查,調查之后才發現監獄似乎又出亂子了。明明前不久監獄管理才集體鞠躬道歉,這才幾天啊,難道又出人命了?這些人的道歉難道真的只是道歉,都沒有想過要更改么?

    通過記者的挖掘,終于知道監獄里又死人了,而且死的還不少。這就很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讓監獄里死人?要知道連黑澀會都知道監獄里很安全,要是被仇家追殺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監獄。怎么可能會這么短時間內,接二連三發生命案,監獄里到底發生了什么?是人為,是意外?

    記者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他們想要知道監獄到底發生了什么。于是他通過熟人搞到了一些絕密的音像資料。看到了那些無緣無故死掉的死者,那些突然的死亡和死者的慘象讓記者渾身發涼。

    這到底是什么?

    顯然警方也給不了解釋,所以才會封閉信息。記者懷疑是投毒,可是他太小看公安了。警方可是對食物和水進行了徹底的檢查的。而且七個罪犯吃的是一樣的,可是最后只死了五個,基本推翻了投毒的可能。

    如今科學家們都在找為什么只死了五個的原因,去研究活著的兩個罪犯。

    可是活下來的罪犯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科學家們進入了迷宮的死路,完全沒有任何方向。

    而更加可怕的是,死亡還在繼續。

    又一批死者出現了,這一次不再局限于東京的幾個監獄,連京都監獄也出現了死者。不管是什么原因,死亡正在擴散。

    而且死者全是一樣在隔絕的環境中,在封閉的牢房里,突然地遇難。兩地的調查組合二為一,在警視廳展開全面的調查。

    黑島突然想到了杜蘭,他不是很會推理么?不如把他弄到調查組里,這樣他離開居民樓,自己殺人也更容易一些。她還以為這些推理都是杜蘭做的,卻不知道杜蘭其實就是柯南的掩護罷了。

    她一心覺得杜蘭是妨礙她罪惡的最大阻礙,其實她動過殺心,想要殺掉杜蘭這個最大的絆腳石。可是她的直覺告訴她,杜蘭不簡單,自己不一定是對手。所以不如把杜蘭搞到專案組里,調虎離山。

    不過她人微言輕,只是一個小小的打下手的助理。所以還要讓她的老師老教授幫忙,她的老師是相當著名的學者,他的話就很有說服力了。

    黑島就聊起了最近公寓里的案子,說起了杜蘭神乎其神的推理,她是添油加醋,把杜蘭塑造成了一個只比福爾摩斯、波羅、馬普爾、金田一、柯南差一點點的超級偵探。

    教授聽了很感興趣,既然他們這些專家沒辦法找到線索,為什么不去找民間力量做參考,說不定能有意外的收獲。

    不過教授也知道這樣的想法不會被公安特工接受,所以他決定先帶著資料找杜蘭資訊資訊,如果杜蘭能提出什么好的建議,再把他推薦到專案組。

    所以在黑島的引薦下,教授登門拜訪。

    這案子簡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柯南就是這狗。他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天下怎么可能有這么不科學的案件?二十多條人命,幾乎是幾天就有一批,這絕對不正常。

    “杜蘭先生,聽說你在推理方面很有見地,你對這樣的案子怎么看?”

    杜蘭說道“如果你不是德高望重的教授,恐怕早被我打出去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樣的案子呢?”

    柯南差點吐血,也不知道是誰成天把玄之又玄掛在嘴上,怎么懸案真的出現后反而不相信了?

    不過光是教授帶來的資料,展現出來的內容確實很玄妙。可是教授也拿不出更多情報了,就這么少。

    “這不怪你,我第一次看到這些內容的時候,也覺得這是玩笑。直到我親眼看到那些死者死在我的面前,根本沒有人能接觸到死者,可是他們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而且死因還很奇葩,不是窒息,就是淹死,是的,大活人在沒水的情況下被淹死了。”

    柯南聽了不由看向了杜蘭,因為除了杜蘭誰還有這種神乎其技的能力?不過柯南覺得杜蘭不至于去殺那些罪犯,杜蘭雖然不正經但絕對不是什么罪大惡極的壞蛋。

    “那共同點呢?”這么古怪的案子,簡直是每個偵探都夢寐以求的,他也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內容。這類的連環殺人案肯定有共同點的。

    “我兒子非常喜歡柯南,喜歡破案。”杜蘭幫柯南打圓場。

    教授也不以為意,回答道“除了他們是罪犯之外,根本沒有什么共同點,死者有男有女,年齡身高也不一樣,甚至家鄉不同,服刑監獄也不一樣,實在是看不出什么來。”

    柯南卻覺得全是罪犯這點就很關鍵,他忍不住說道“既然是罪犯,那兇手到底是通過什么途徑確定目標的消息?是內部資料,還是報紙電視?如果有些罪犯死了,有些沒死,那么我想內部人員作案的可能性就小了,兇手很可能是通過大眾媒體了解死者的信息,確定目標的。”

    不愧是柯南,一語中的。

    杜蘭表示“我教的,我也是這個意思,有沒有查過這些死者是不是都在新聞上報道過?”

    教授表示這倒是沒有“我現在就去讓人查。”

    杜蘭補充道“沒死的罪犯也查一下,看看他們的案件是不是沒有曝光。”

    教授立刻調查,發現真的是這樣,所有死者的案子都曝光過了,而沒死的罪犯,雖然案情嚴重,但他們的案子并沒有被媒體曝光過。

    這是神探啊,沒想到一直沒有突破的案件,現在終于有點眉目了。決定了,一定要讓杜蘭進專案組。

    而一旁的黑島只感覺可怕,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敏銳的偵探存在?這樣的偵探簡直就是兇手的天敵,難道正如杜蘭所言‘再狡猾的狐貍也斗不過獵人’?

    黑島不相信自己會被杜蘭抓住,她不相信。人類還沒有失去狩獵的權利,她還要繼續殺。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