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武俠修真 > 仙韻傳 >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 烏父氏的困惑
    “天哪!!!”烏父氏驚叫一聲,面色劇變。

    “其中,我還發現了真陰族的一名長老陰風!!!”白母氏又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什么?陰風?!!!”烏父氏愕然叫道。

    “不錯!就是那個曾經與射陽交過手還斗得難解難分的陰風!”

    “沃…”烏父氏徹底不淡定了!

    沒想到大覺氏竟然擒了陰風,光是吞噬這個陰風所能提升的修為就令人咋舌!

    這一個完全可以頂上他與白母氏這些年來辛辛苦苦地到處去擄人吞噬的所有成果!

    而聽白母氏所言,大覺氏的后洞中,堆積起來的尸骸數量就達到二百多人,這可是一個龐大的數量…

    如果大覺氏將這些人全部吞噬進去,再全部消化了,只怕他的修為境界將會暴漲,一個人壓過他們夫婦兩人也是很正常之事。

    要知道,大覺氏的天賦可不是他們夫婦兩人所能比擬的,在以前與大覺氏的比賽中他們就屢居下風,到了現在,這個差距只怕會被拉得越來越大,因為到了他們這個階段,修為幾乎已到了極限,天花板被天賦限制死了,很難再有所突破,而大覺氏的天賦壓住他們一頭,這就意味著他的修為極限比他們要高,而同樣的在這一階段,哪怕是只高那么一點點,體現在實力上的差距也極有可能如鴻溝一般巨大!

    烏父氏當然明白這個道理,自己夫婦二人雖然與大覺氏一樣都是萬年一賽的水準,但單獨起來都無法與大覺氏相比,被他壓制得牢牢的,后來,他們又發現了大覺氏開始走上吞噬之道,不僅吞噬低等生命形式,而且口味越來越刁,專挑修真之人來吞噬,修為境界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提升,這樣的情況下,兩人心中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

    本來三人都是真陽族中的頂尖人物,在族中之人看來,他們本應是團結一致,共同為真陽族稱雄太陽空間而奮斗,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良好的愿望而已。

    在他們成長的道路上,相互之間的爭奪頗為激烈,本來就埋下了矛盾的種子,而在成長為先知之后,他們各自都代表著一股龐大的勢力,有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弟子、奴婢,還有無數的部落族人,這股勢力既是他們背后的堅強后盾,也是他們需要保護的對象,如果失去這個后盾,他們恐怕也很難繼續呆在這樣的高度上,甚至連生命都有危險,所以壓力是極大的!

    所以,三人來到這個層次,早已是貌合神離,暗中競爭,就看誰跑得快,提升得多,最后將對方滅掉,使得自己可以獨尊真陽!

    烏父氏與白母氏雖然分屬不同部落聯盟,但由于他們本來是夫婦,有一定感情基礎,兩人的修為境界又都比不上大覺氏,因此他們很自然地又走到一起,共同對抗大覺氏。

    在發現大覺氏采用吞噬之道來提升自身修為境界,而且效果極佳之后,兩人心中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同為超級大能的他們心中自然明白,如果大覺氏象這樣子一路走下去,那么最后的目標極有可能是對準自己!

    要么將他吞噬,要么被他吞噬,烏父氏與白母氏被逼無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光靠自己的天賦已經看到了天花板,不可能再有什么大的提升了,只有加入吞噬這一條路,才有可能與大覺氏相對抗!

    兩人開始嘗試著吞噬一些低等生命,發現效果不大,但也不是沒有,于是開始吞噬一些較高級別的生命,漸漸嘗到了一些甜頭,這讓他們心中狂喜,難怪大覺氏如此高的天賦,依然會采取這樣的手段去提高自己,原因自然是吞噬之道的效果極為明顯。

    將別人的精華據為己有,多!快!好!省!

    在如此多的好處刺激之下,兩人自然只看到其中的好處,而有意識地忽略了其中的副作用,事實上,副作用這東西也要在一段時間之后才會浮現,一開始的時候可以說全是好處,所以將兩人激動得難以自抑,于是在這一條路上逐漸走得越來越遠了…

    不過,兩人的起步比大覺氏晚,下手的目標也不如大覺氏高,因此,一段時間之后,兩人發現自己與大覺氏的差距不僅沒有拉近,反而還在拉大!

    如此一來,兩人再也坐不住了,開始加大出手的頻率,并且開始挑選更好的目標下手。

    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后,兩人開始發現了吞噬之道的副作用,這讓他們心中產生了警惕之心,不過,白母氏似乎更放得開,認為吞噬之道雖然有副作用,但總體來說是好處大于壞處,所以是值得做的,而且,這副作用嘛,還可以想辦法去減少,甚至消除,所以她并不在意。

    烏父氏則較為充分地認識到其中的壞處,特別是在發現白母氏的性格開始變化之后,更是打起了退堂鼓,但他卻無法說服白母氏放棄這一條路,因為白母氏的性格較為偏執,認定了的話就會堅持到底,這也是她為何能成長到如今程度的主要原因。

    要知道,女子在修真世界之中是相對偏弱的,她們往往會成為男子的附庸,淪為他們的玩物,但白母氏偏偏不信這個邪,堅持到底,甚至不惜與烏父氏分手,獨自發展,最終她成長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

    烏父氏對她也變得極為尊重,甚至還有點畏懼她,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妻管嚴”,如此一來,他更加不可能去說服她了。

    因此,這一對雌雄獵手,起主導作用的其實是白母氏,而不是烏父氏。

    本來今天烏父氏發現白母氏已經開始變得有些不可理喻,想要勸她趕緊回頭,但白母氏卻拋出了自己之前的一個發現,瞬間讓烏父氏反過來被她給說服了!

    因為大覺氏吞噬了陰風!!!

    這是一個可怕的征兆,一方面陰風的修為境界極高,在真陰族中的地位相當于一名先知,這樣的人竟然成為大覺氏獵殺的目標,可見如今的大覺氏已成長到何等厲害的程度!另一方面,在吞噬了陰風之后,大覺氏的修為境界必定有一個較大幅度地增長,這對兩人來說威脅又大幅增加了!

    大覺氏越厲害,兩人就越危險,這是兩人早已形成的共識!

    如今,隨著大覺氏吞噬了陰風之后,兩人更加不敢分開了,因為一旦兩人中有一人遭到大覺氏的毒手,那么另外一人也必定無法幸免。

    事情發展到如今的程度,烏父氏心中明白,在吞噬之道這條路上,已經沒有回頭的可能!

    只有一條路走下去,而且要比大覺氏吞噬得更多,更好,更狠,才有可能實現翻盤,否則,遲早有一天,自己會成為大覺氏肚子里的一團食品…

    “現在我們該怎么辦?!”烏父氏嘆道。

    “哼,你終于想通啦?”白母氏揶揄道。

    “唉,怪只怪我們的天賦太低,靠自身修煉能達到的極限也太低…”

    “你知道就好!我早就看破了此點,想要逃過大覺氏的獵殺,我們就必須比他吞得更快,更多,更好!依我看,我們一不做,二不休,先對我們族中的先知下手!!!”白母氏語出驚人道。

    “什么?!!!這怎么行?!!!”烏父氏一聽,大驚失色地叫道。

    “有什么不行?!大覺氏吞了陰風,已經引起了真陰族的警惕,他們正在到處查探,那些人都聚在一起,再要吞噬他們的先知就很困難了!這一次我們吞了他們這個高手就差點被他們發現,倉促中還留下了不少痕跡,說不定有人能據此一路追蹤到這里,所以短期內不可能再對真陰族出手。但是,真陽族內部還沒有高手被吞噬過,只有一些無關緊要之人被那幾名小輩先知所吞噬,別以為老娘我不知道!所以,我們將他們吞噬其實也是在為那些被他們吞噬的族人報仇!”白母氏分析道。

    “這…”烏父氏一怔,臉色變幻不定。

    白母氏所言他當然也知道,現在真陽族中其他七名先知都已經走上吞噬之道,這種情況一度引起他的震驚,也不知道他們是在何時,又是如何走上這條道路的,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的修為境界都在飆漲,所以,烏父氏和白母氏不僅面臨著大覺氏的壓制,而且后面還有追兵,這種情況逼得他們也必須一條道走到黑…

    “咯咯,只有吞噬這些高修為的人,才能讓我們在短期內突飛猛進,也就不用再懼怕大覺氏的壓制,否則,如果哪一天我們中有誰先被大覺氏暗算了,落入他的肚子之中,那么另外一個也遲早會被他吃掉!這一點,你到現在應該心里有底了吧?”白母氏有點神經質的嬌笑道。

    烏父氏聽得頭皮發麻,整個人都有點懵逼,也有點困惑…

    現在這種情況是他修真這么久以來從未預料到的,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世界會發展到目前這個局勢?

    ……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