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量真途 > 第六百零二章 詭異獨眼
    “什么詭異?”桓因問到。

    影爵又遲疑了一下,然后說到“此事……屬下實在是說不好。屬下建議君上帶領大部隊開進到北方八天護城河外的百里處駐扎,然后由君上帶領軍中修為高深的將軍們親自前往一探,或許能夠看出究竟。”

    影爵的話倒是著實讓得桓因感到有些意外。要知道,影爵可是消息和情報一道上登峰造極的人物。而他這種人物,見多識廣是必然的。可是就連他都看不明白,還建議桓因帶強者親自一探的詭異,到底會是什么?那個東西,桓因總感覺似乎都已經將影爵給鎮住了。

    不知為何,想著想著,桓因竟然莫名其妙的開始感覺有些不好。想他心性極佳,如今又是中軍元帥,如今尚未交鋒,很難產生這般心態,也萬萬不該。奈何這卻當真發生了。

    很快的,桓因也發現了自己的不妥,于是壓下心中不妙感覺的同時,開口說到“開進到護城河外百里駐扎,這個距離,大軍只需花不到小半刻的功夫就可以跨越,幾乎可說是與北方八天臉貼臉了。在那里會不會有什么埋伏和陷阱,我若離開,北方八天那邊突然發起沖鋒怎么辦?”

    影爵說到“埋伏和陷阱絕不會有,屬下敢以性命擔保此事。至于北方八天那邊,以屬下觀察,他們似乎還處在備戰階段,根本就沒有要沖出來主動一戰的征兆。那巨大的光幕,在屬下看來就是他們為自己爭取時間而設的。”

    桓因一聽,立馬說到“怎么可能?我們都遲來了這么久,他們竟然還沒做好準備嗎?”

    影爵說到“他們想做的準備,恐怕是一種極為充分的準備。依屬下觀察,北方八天之中此刻至少也匯集了百萬之眾,但他們顯然覺得還是不夠穩妥,所以城外還有傳送陣在不斷運轉,想必城中也是如此。此刻依舊源源不斷的有中央善現城的部隊被調集過來,羅睺那逆賊怕是想要把中央善現城的大軍都調過來,直接與君上在此地決戰!”

    “此事倒是有可能,羅睺此人一向謹慎,沒有十足把握的事情他寧可不做!”玄武在一旁聽了影爵的話,開口說了一句。

    桓因摸了摸下巴,他了解羅睺,心知或許影爵說得沒錯。羅睺向來謹慎,而北方八天對于他而言又至關重要,不可丟失。如此,他或許根本就沒想過還要讓桓因滅了北方八天又殺上善現城,根本就沒想過在善現城還有一戰,他已經直接把北方八天當成了最終的戰場!

    這樣一來,他到現在還沒結束調兵遣將,并不貿然向桓因發難就可以解釋了。他知道小股力量對桓因的襲擾沒有多大意義,干脆把北方八天封鎖起來,不斷調兵。他要調集的,恐怕正是全部的中央善現城的兵力,如此便是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成。

    可以想象,此時此刻北方八天之中一定已經匯聚了不少羅睺的精銳,只怕整體實力已是極強。而若是再給羅睺更多的時間,一旦當真讓他們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主動撲殺出來,桓因這一方還真不一定抵擋得住!

    “怪不得他們在外圍連陷阱和埋伏都沒有設置,他們根本就沒想過現在要出來打,也早就料到等他們準備好了,我早已帶人殺到。如此,他們省了這個功夫,好專心調兵遣將!”想到這里,桓因感覺到有些脊背發涼。羅睺如此苦心經營,一旦完成,他這一邊兒只怕承受不住。

    “傳令,加速進軍,盡快趕到護城河外百里處駐扎!”桓因高聲開口。

    一時之間,桓因一方的人馬速度變得更快。不過桓因卻已經沒再管這些,他已經動身,帶著玄武等人先走一步,跟隨影爵朝著護城河飛馳而去。

    現在桓因一方必須要搶時間,所以他心知若是自己能在大部隊趕到以前就摸清北方八天的情況,定下圍攻計策,那一切就都不會那么糟糕。

    一路飛馳,桓因他們修為高深,速度自然比大部隊要快了太多。不到兩日的功夫,他們幾個一路暢行無阻,已經來到了北方八天寬大護城河的附近,并且已經潛伏了下來。

    這一路,桓因再次觀察,果然發現并沒有任何埋伏和陷阱。于是,他對于影爵的猜測和判斷更是深信了幾分。

    在確保自己等人不會被發現以后,桓因他們幾個悄悄探出了頭,遠遠的朝著北方八天所在的那一座大島上看了過去,神識也同時沖出。

    神識剛沖出不久,很快遇到豎立在護城河上的巨大光幕。光幕將整個島嶼圍了起來,竟然沒有一處破綻。這光幕之大,匪夷所思,要搭建起來定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工程。

    而桓因他們的神識一到這光幕上,立馬被反彈回來,竟然根本無法突破。

    桓因他們幾個都是眉頭同時一皺,再次加大神識之力,卻發現依舊沒有作用。這光幕如此巨大,竟卻還能保持這般強度,當真非同小可。

    好在桓因他們幾個此刻處在高處,神識無用,目光卻是能夠往下俯瞰,穿透光幕而見到北方八天大島之上一小部分區域的情況。

    由于距離太遠,桓因他們都看不仔細。不過他們都看到在島嶼之上,此刻已經密密麻麻全是部隊,這些部隊排列得整整齊齊,顯然已經駐扎完畢,有的還正在操練。

    島嶼之上,時不時有光芒閃爍,憑經驗可以判斷出,那是傳送陣的光芒。這說明影爵的說法沒錯,此刻依舊不斷有部隊被調集過來,北方八天之中的力量還在加強。

    看到這一幕,桓因的心中頓時有了一些壓力。要知道,北方八天極大,他們單用目光所能看到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而已。這一部分已經擁有了如此規模的部隊,那整個八座大城之中呢?

    本想要收回目光,可桓因目光一掃,卻是掃到了在北方八天島嶼的一側,一只巨大的綠色獨眼赫然存在。這獨眼眼球綠色,瞳孔卻是深紅,其似乎是凌空懸浮在北方八天島嶼之上,體積極其龐大,桓因粗略一看,竟覺得其比天虞山還要高大一般!

    “那是什么?”這種東西桓因從未見過,奈何他此刻又無法用神識觀察,只能用肉眼不斷的去看。

    看了許久,卻是依舊沒有任何收獲。在他的腦海之中,也找不出有關此物的記憶。哪怕是在人界和地獄,也沒有這樣的東西。

    桓因正要收回目光,與身旁人討論幾句,卻突然發現那巨大的獨眼竟然朝著自己這邊看了過來,桓因的目光與它的目光,一下對望!

    “轟!”一瞬之間,桓因感覺自己被拉入了深深的漩渦之中,漩渦不斷攪動,讓得他的世界天旋地轉,他仿佛就要失去自我,永遠的陷入到漩渦的最深處。

    “君上,大人!”桓因的旁邊,影爵的斷喝傳來,一下將桓因叫醒。

    桓因終于從恐怖的感覺之中抽身而出,卻是發現自己早已滿頭大汗。他看了身旁的人幾眼,發現玄武此刻竟然也滿頭大汗的倒在一旁,顯然剛剛也中了那獨眼的招數,只是才被叫醒而已。

    “君上,不可與那怪眼對視。之前我們查探到此,我有幾名屬下也與那獨眼對視,結果直接七竅流血,喊著一些瘋話暴斃了。”影爵說到。

    桓因心有余悸,想若不是他修為高深,頂住了那么一陣,怕是此刻也已經沒命了。半晌,他才緩過來一些,說到“影爵,那就是你說的詭異嗎?”

    影爵點了點頭,桓因沉默下來,思索一陣,卻是依舊沒有任何想法。如此詭異而可怕的東西,他當真從未見過。而當他目光掃向玄武等人,明顯想要問問他們的想法時候,他們卻也是搖了搖頭。

    那東西,沒人見過。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