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逍遙侯 > 第1424章 班師
    李中易確實是個好色之徒,不過,他是個極有品味的好色之徒!

    大周氏在拉扯之中,被扯破了褙裙,李中易只是露出了會心的一笑,卻再無下文了。

    畢竟,張三正雖然是一片好意,成心想給李中易創造出接近大周氏的機會。然而,李中易卻不打算現在就去接觸大周氏。

    再怎么說,大周氏不僅僅是人婦,并且,她還是亡國之君的老婆。李中易的臉皮再厚,也不打算用強迫的手段,迫使大周氏就范。

    怎么說呢,小周氏此時應該已經到了開封,她才是李中易曾經的聘妻。

    只是陰差陽錯之下,因柴榮許婚,答應將柴玉娘嫁給李中易,周宗這才有了毀婚約之舉。

    時間多的是,反正大周氏和小周氏,都已經落入了網中,啥時候將大周氏一口吞掉,就要看李中易私下里使出的手段了。

    等李中易批閱完畢手頭積壓的公文之后,他叫上張三正,在張三正的陪同之下,一起去看望李煜。

    李中易到的時候,大周氏正坐在李煜的榻旁,低泣垂淚,一副茫然無助的可憐模樣。

    張三正見大周氏依然坐著垂淚,他當即輕咳一聲,沉聲道“皇上駕到!”

    大周氏猛一抬頭,見李中易已經到了床邊,這才慌忙起身,深深的蹲身行禮。

    “妾拜見皇上。”大周氏盡管儀容不整,卻依然遮掩不住那絕代的芳華。

    李中易深吸了口氣,擺了擺手,淡淡的說“罷了。朕來看看李煜。”

    大周氏慌忙退到了一邊,李中易走近榻旁,定神一看,卻見李煜的臉色一片蠟黃,嘴唇儼然已經開裂。

    張三正搬來錦凳,李中易坐下后,順勢替李煜把了脈。從脈相上看,李煜顯然是風寒未愈,又聞林仁肇率軍投蜀的噩耗,心理上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病情持續加重了。

    如果不是李中易親自出手,李煜的病情肯定會持續性的加重,終至不治。

    這就說明,大周氏雖然是人婦,卻也是眼光獨到的女子。不然的話,她不可能主動求到李中易的跟前。

    “病情頗有些兇險,朕開幾副藥,馬上煎好給他喝下去,一日三副,連服三日。記住了,服藥之后,必須蒙頭大睡,發汗越多,越容易痊愈。”李中易提筆寫藥方,一邊寫一邊仔細的叮囑大周氏。

    大周氏頻頻點頭,連聲道謝,一雙妙目卻紅的像兔子一般。

    李中易看著有些窩心,隨便找了個借口,便邁步出了偏殿。

    大周氏對李煜的一片癡情,令李中易頗有些不爽。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李中易更加下定了決心,不把大周氏弄到手,誓不罷休!

    李煜喝了李中易開的藥后,病情迅速逆轉,身體也很明顯的一天天好起來了。

    又過了大約十天左右,李中易見李煜的病情徹底的好轉了,這才下令三日后,班師回朝!

    這些日子以來,從洪州搜刮來的金銀細軟,銅錢絹帛,全都已經裝上了水師的大船。

    不客氣的說,金陵和洪州的先后陷落,南唐李氏祖孫三代經營了幾十年的收益,幾乎大半落入了李中易的荷包之中。

    此次南征,鑒于林仁肇跑去投靠了孟昶,在消滅敵人有生力量方面,肯定是大打了折扣。

    不過,在錢財和糧食方面,李中易賺得缽滿盆滿,可謂是大獲豐收!

    更重要的是,李中易生擒了李煜和他的兒子們,這就杜絕了將來江南生變的隱患。

    班師回朝的路線,早就定下來了由洪州城外的贛水登船,經過鄱陽湖抵達江州,然后沿著揚子江一路東下出海,再由黃河逆流西進,回到開封。

    經過總參議司的計算,這條水路,比洪州到開封的直線距離遠得多,卻是最省體力也是最省錢糧的一條路線。

    李中易自然是乘坐帥艦,而李煜和他的兒子們,以及大周氏就只能待在帥艦的甲板下邊,無法見天日。

    班師的那天,李中易聽說,李煜一邊趕路一邊哭,他不由微微一笑李煜小兒既然沒有勇氣以身殉國,那就只能承受無盡的屈辱了。

    李中易登上帥艦的時候,水師都指揮使趙老幺恭身下拜,嘆息道“皇上,臣無能,沒有把林仁肇完全截住,讓他帶著大部殘軍跑進了西蜀。”

    李中易擺了擺手,說“林仁肇詭計多端,連朕和總參議司都沒有料到,他竟然會去投靠孟昶,你就不必太過于自責了。另外,你一口吃掉了林仁肇的兩萬水軍,功勞已經是頗大了,等回了開封,朕必有厚賞。”

    趙老幺的船雖然快,但是,林仁肇在上游一直放火船下來,實質性的干擾了趙老幺的追擊行動。

    不過,水上入蜀的通道,異常之艱難,怪石險灘林立,終究還是讓趙老幺抓住了機會,在林仁肇的尾部,狠狠的咬下來了一塊肉。

    這塊肥肉,足有兩萬人之多,另繳獲了幾百條戰船。說句心里話,李中易已經很滿意了,他不僅不怪罪趙老幺,反而要大大的獎賞他。

    “臣妾拜見皇上。”

    “臣妾拜見皇上。”

    竹娘和韓湘蘭盈盈下拜,李中易望著自己的女人,不由微微一笑,最近兩位女子正在別苗頭。

    起因其實并不復雜,主要是為了侍寢的次數扯皮,相對而言,李中易叫竹娘侍寢的次數較多一些,韓湘蘭難免有些吃味。

    竹娘壓根就不吃韓湘蘭的那一套,她雖然不會吟詩作詞,卻可以提刀上陣,挽弓殺敵,別有一番颯爽的英姿。

    李中易走進帥艙里,整個艙室布置的頗合他的心意,一看便知,必是韓湘蘭的手筆!

    竹娘安排了上了瓜果點心之后,便領著女兵們,繞著帥艦巡視防務的漏洞。

    韓湘蘭借機會湊到李中易的跟前,小聲說“皇上,大周氏說,她不想當籠中鳥,懇請皇上俯允,她和李煜可以自由活動。”

    李中易笑著搖頭說“她可以自由活動,李六郎不行。”

    韓湘蘭早就料到了,必是這個結果,便笑著解釋說“皇上,據臣妾所知,大周氏非常崇道,想必開封城內的的延慶觀,她會時去燒香祭拜。”

    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閃,他對于韓湘蘭的工作進展,頗有些驚訝。

    這才隔了幾天?韓湘蘭竟然和大周氏混得爛熟,可以想見,韓湘蘭必是費了不少心思。

    李中易向來是賞罰分明,既然韓湘蘭的表現十分優異,他也就老實不客氣將她攬進懷中,擁入榻上。

    韓湘蘭最大的擔憂,就是至今膝下無子,李中易給嘉獎恰好擊中了她的軟肋,她焉能不賣力的伺候著?

    恰好,竹娘的軟肋,亦是膝下無子,所以,最近一段時間,竹娘也是癡纏得甚緊,不把男人榨干誓不罷休。

    出身于西北折家的竹娘,不僅不是笨蛋,反而異常之冰雪聰明。

    往往,折賽花為折家的利益所苦之時,竹娘都會癡纏著李中易,陪他一起瘋,伴他一起鬧。

    俗話說的好,愛烏及屋,竹娘的表現上佳,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冷落了折賽花,雨露均沾,勢所必然。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開封城里的老百姓們,聽說吳越國和南唐國,被李中易一戰而滅,一個個笑逐顏開,歡欣鼓舞。

    畢竟,整個強漢朝對老百姓的壓榨,其實遠遠低于原來的大周朝。

    且不說別的,單論減租減息這一條,李中易規定的私人最高田租比例為十比一,膽敢超過這個田租的地主,就等著被官府重重的罰款,甚至是沒收田產吧。

    強漢朝對于基層鄉村的控制力,遠遠超過了大周朝,而且超過的何止三倍以上?單單是,派駐于各村的村正,清一色的由退伍軍人擔任。

    并且,在派駐村正的地方,各村的鄉兵也都組織了起來。

    這么一來,農村泥腿子們的勢力,就已經超過了各地的大地主和大縉紳。

    小農經濟最大弊端,其實就在于,國防和經濟動員的速度過慢。

    比如說,鴉片戰爭時期,英軍乘坐軍艦都已經打到了天津外海,大清朝各地的綠營兵還沒有集結完畢,速度慢的令人發指。

    李中易往各村派駐村正,各亭派駐亭正,各縣城皆有巡檢官,且各村都有自發組織的鄉兵,這就等于是自上而下的將人力資源,做了最大幅度的動員。

    某位偉人曾經說過兵民乃勝利之本,這個原則對李中易的布局,有著不可磨滅的幫助!

    說句不客氣的話,若有強敵來襲,李中易可以在半個月的時間內,動員幾十萬鄉兵助陣。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全國范圍內動員起來的兵源,也會越來越多。

    李中易滅了吳越和南唐,老百姓們都很高興,個個與有榮焉!

    然而,達官貴人之中,卻有很大的一群人,對李中易非常不滿。

    究其根本,這些人對李中易的不滿,主要是三件事。其一是,李中易下達的限田令,確實限制了大地主們擴張勢力的野心;其二是,李中易下達的減租減息令,極大的損害了大地主們的經濟利益;其三是,李中易在進士科之外,另辟蹊徑的把雜科搞得異常紅火,這就動了士林門閥的根本。

    有這三個前提,達官貴人們,豈能不恨李中易??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