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最強單兵之王 > 第059章 食物的珍貴
    你......你沒事吧

    柳湘云看著一下子就跑沒影的光頭兩人,這才回過神來,連忙上前去扶先前被光頭給一腳踹翻在地上的乞丐,臉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是布滿了兩條淚痕跡,看得出,她先前哭過。

    沒事。

    乞丐推開了柳湘云那伸過來的手,目光看向自己右手上那一塊早已經不能稱之為面包的東西,好像松了口氣的樣子,仿佛先前的那一頓毒打,根本還不及他手中的這一塊被人踩扁了的面包來得重要。

    先前......真是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估計我......柳湘云說著眼淚又是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不用謝我,我只是為了我的面包。

    乞丐糾正著柳湘云的話,便是從地上爬了起來。

    面包

    一愣,柳湘云看了眼乞丐手中那早已經不能被稱之為面包的東西,帶雨的梨花上不由一陣的好氣,道:你少騙人了就你手上的那塊面包能值幾個錢更何況都掉地上被人踩了一腳,根本就沒辦法吃。

    食物很珍貴......不過是被踩了一腳,但依久還能給人體提供所需的能量......

    說著,乞丐直接用行動表明這塊面包還可以吃。

    喂,你別吃這種東西,太臟了

    柳湘云還真是被乞丐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連忙伸手制止著道:你如果肚子真的餓了的話,我請你吃飯就是了,反正我就住在前面的小區公寓里面。

    這個......

    乞丐有些遲疑了。

    就當報答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的話,也等不到巡邏的警車經過把那兩名歹徒給嚇跑。

    柳湘云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突然邀請一名完全不認識的拾荒者到自己的公寓里面,只是眼前的這個拾荒者給她的感覺很奇怪,尤其是那一雙在路燈下顯得極為清澈平靜的眼睛,根本不像是一個壞人所擁有的。

    我的胃口可能有些大......

    乞丐開口了,而且好像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讓柳湘云不由一愣,突然現眼前這個拾荒者好像還挺有意思的,當下不由笑道:放心吧,絕對會讓你吃飽就是了

    ......

    夜漸深。

    皓月高懸在天空,稀疏的星星快活地眨著眼睛。

    柳湘云此時終于明白到乞丐所說的胃口有些大,到底有多大,一整鍋的面條少說也有五人份,可是現在卻全部被他一個人全都吃進了肚子,在看看自己那早已經空空的冰箱,柳湘云真的很懷疑他到底有多少天沒吃過東西了

    還有嗎

    乞丐將最后的一碗面條給吃進肚子,抬頭看著一旁完全傻愣在那里的柳湘云問道。

    這個......沒了......

    柳湘云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尷尬,先前還信誓旦旦的說管人吃飽,可是現在看來,她這一個冰箱吃的東西全進了對方的肚子里面,卻竟然還沒能把對方的肚子給填飽,這實在是有些太丟人了

    對不起.....吃光了你的食物......

    乞丐有些不好意思,他很清楚食物的珍貴。

    沒......沒事,我明天會去買。

    柳湘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怪的拾荒者,如果是換作普通的拾荒者根本不可能如此的客氣,在說了,眼前這個拾荒者在進來她的公寓時,目光沒有四周亂看,眼中也沒有任何的好奇,仿佛對于什么事物都不好奇,也沒有任何的yu望。

    要知道是人就會有yu望,有yu望才會有動力,就連柳湘云自己也無法否認自己同樣擁有yu望,那就是努力的成為一名好老師

    可是有時候,yu卻是魔鬼,可以讓一個人變得極端可怕,不擇手段,魔鬼就是用yu望勾引人類走向不可自拔的深淵,可是沒有yu望,那個人算不算魔鬼

    柳湘云想到這里,竟然打了個寒顫。

    因為她現,她從眼前這個拾荒者的眼里,根本找不到這些東西......

    謝謝你的食物,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這個,你等等。

    柳湘云見乞丐突然起身,當下是連忙叫住了他,當看到乞丐的目光看向她的時候,柳湘云卻是有些遲疑的道:這個......你身上的傷......

    不礙事,這根本算不上是傷。乞丐搖了搖頭說道。

    那個......我叫柳湘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柳湘云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會好奇打聽一名拾荒者的名字。

    我......沒有名字......

    乞丐清澈平靜的眼中閃過一道悲哀,這一閃而過的悲哀看在柳湘云的眼里,卻是給她一種說不出來的觸動,她仿佛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似的,甚至讓她都有種莫名的傷感,就好像被什么東西給觸感到內心深處那根最脆弱的弦似的......

    你要小心,今天晚上那兩人不是什么搶劫犯,他們是沖著你來的,他們下次一定還會在來。

    乞丐提醒著柳湘云,緊接著便轉身走出了公寓,完全沒有半點的遲疑與逗留。

    呃

    一愣,柳湘云才剛回過神來,可是公寓的門卻已經關上了,讓她這心里忽然感覺有些空蕩蕩的,就仿佛突然不見了什么東西似的,那種感覺她一時之間也難以說得清楚,可是那最后的一句話,她卻聽得清清楚楚。

    小心

    今晚那兩人不是搶劫犯

    是沖著她來的

    下次一定還會在來

    幾個關鍵的詞話聽在柳湘云的耳里,讓她心里突然有種難以語言的擔心與害怕,可是他為什么又如此的肯定先前的兩人是沖著她來的,而且還肯定那兩人下次一定還會在來

    與此同時。

    g市,皇朝ye總會

    酒紅燈綠,包廂內更是煙霧迷漫,勁爆的音樂刺激著人的大腦與血液,讓人不由搖擺起身子,而王少杰卻坐在沙左擁右抱,時不時惹得身旁的兩名女子一陣的嬌嗔連連,卻將身子緊緊的貼在王少杰的身上。

    王少,光頭跟老鼠回來了。一名男子走到王少杰的耳邊說道。

    讓他們進來。

    王少杰點了下頭,等到光頭跟老鼠進來后,又朝包廂的一名男子,道:把音樂關了。

    事情都辦成怎么樣了王少杰摟著身旁的兩名年輕貌美的女子,看著光頭跟老鼠問道。

    聞言。

    光頭跟老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還是光頭開口道:王......王少,事情失......失敗了......

    咣當

    煙灰缸一下子就砸在了光頭的身上,一下子就掉落在地,只見王少杰憤怒的盯著光頭兩人叫道:他喵的,老子不過是叫你們兩個給我抓給女人回來,你們兩個干什么吃的這么簡單的事情,怎么會失敗的

    王少,本來事情是很成功的,可誰知道半路冒出來一個臭乞丐,浪費了我們一些時間,剛好等我們收拾完這臭乞丐的時候,巡邏的警車突然出現,我跟光頭就只好先跑回來了。

    老鼠見光頭按了王少杰的一記煙灰缸,光看著都疼,根本沒有半點遲疑的一下子就將先前的事情給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嘴里同時補充著道:王少你放心,下次我們一定將這女人給抓回來,絕對不會讓王少失望

    我讀得書少,你最好不要騙我

    王少杰狠狠的從牙縫里面擠出這么一句話來,讓老鼠跟光頭聽得渾身直冒冷汗......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